叫一声老公就给你,妈妈的朋友8

文学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一章

随后的一个月里,周轩就带着盛绮晴姐妹和凯撒去日本玩了。

这一个月中,到是没有遇到什么糟心事。毕竟就是去日本旅游,能遇到什么事情。最多也就是钱花的有点多,但周轩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他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把日本值得去玩的地方都好好逛了一次。

周轩也在一边玩一边重修内功、法诀,进度还真不慢。

内功方面,他用《先天功》来打基础。等基础打扎实后,就转修《九阳真经》。

他刚开始内力全无,跟被废了一次似的。但好在以前打通的经脉还是畅通状态,内力重修起来也不慢。

所以他就打算,用最中正平和的《先天功》来打基础。这样打下的基础最为牢固,后面再转修《九阳真经》。而且也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以前的大半内力。

周轩对《九阳真经》的经验最为丰富,相信只需要一年半载就能练到九阳大成的境界。而且他的储物空间里面,可还有不少菩斯曲蛇胆、大还丹、等诸多百年以上的珍贵药材。

正是因为有这些灵丹妙药在,他才能这么有信心。不然别说一年半载,三年五载也有可能。

虽说《九阳真经》对他来说毫无瓶颈,但如今却没有了以前的浑厚内力支撑。所有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需要的是苦磨功夫。

随后的一个月里,周轩就带着盛绮晴姐妹和凯撒去日本玩了。

这一个月中,到是没有遇到什么糟心事。毕竟就是去日本旅游,能遇到什么事情。最多也就是钱花的有点多,但周轩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他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把日本值得去玩的地方都好好逛了一次。

周轩也在一边玩一边重修内功、法诀,进度还真不慢。

内功方面,他用《先天功》来打基础。等基础打扎实后,就转修《九阳真经》。

他刚开始内力全无,跟被废了一次似的。但好在以前打通的经脉还是畅通状态,内力重修起来也不慢。

所以他就打算,用最中正平和的《先天功》来打基础。这样打下的基础最为牢固,后面再转修《九阳真经》。而且也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以前的大半内力。

周轩对《九阳真经》的经验最为丰富,相信只需要一年半载就能练到九阳大成的境界。而且他的储物空间里面,可还有不少菩斯曲蛇胆、大还丹、等诸多百年以上的珍贵药材。

正是因为有这些灵丹妙药在,他才能这么有信心。不然别说一年半载,三年五载也有可能。

虽说《九阳真经》对他来说毫无瓶颈,但如今却没有了以前的浑厚内力支撑。所有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需要的是苦磨功夫。

随后的一个月里,周轩就带着盛绮晴姐妹和凯撒去日本玩了。

这一个月中,到是没有遇到什么糟心事。毕竟就是去日本旅游,能遇到什么事情。最多也就是钱花的有点多,但周轩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他们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把日本值得去玩的地方都好好逛了一次。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二章

瞎眼老爷子还想再问,满身奇怪的水汽的牛澜绮蓦然出现在人群中。

牛澜绮的状态非常不对,本源波动诡秘晦涩,就像是刚刚被冷冻过后又立马跑到了蒸笼中去,浑身上下呲呲冒着气,整个人都在滴着蓝色的水液。

牛澜绮趔趄着对瞎眼老爷子鞠躬,咬牙说,

“老爷子,这事,您到底管是不管?”

瞎眼老爷子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表情显得有那么一丢丢的惆怅,

“咳…”

“牛家丫头不要激动嘛,如若不是林小子我黑军怎能有如此大胜,光是虚兽就斩杀了不下二十头,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声啊,难道你牛家的老头没有在这场战斗中捞到好处么?”

“话虽如此…”牛澜绮身上开始咔嚓咔嚓的结冰,“这么说老爷子你是摆明了要拉偏架了?”

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瞎眼老爷子是整个海防线最受尊重的老人,这个牛澜绮太放肆!

同时牛澜绮的话也让他们觉得很挫败——从什

文学

么时候开始黑军要看明光的脸色行事了?

“咚!”

牛澜绮身后突然又多了个人,是牛澜山。

说起来牛澜山明明是牛澜绮的弟弟但看起来却比牛澜绮的爷爷还要老上几分,光看那张满是褶子的脸的话,唔,估计最少也得是太爷爷辈分的。

牛澜山低声道,

“姐,别说了姐,你这是干啥…”

牛澜绮一脸桀骜,

“我就不信今天没人给我评这个理了?!”

牛澜山讪讪的笑,对周围道,

“咳咳,我姐她,受伤了,受伤了,老爷子您别跟她一般见识,您还不知道她呢,一直都是这稀烂的狗脾气。”

瞎眼老爷子道,

“牛家丫头,林小子对海防线的意义非比寻常,以你的身份,又是在这种特殊时期,更该有容人之量。”

牛澜绮气得呵呵冷笑,

“我没有容人之量??是不是要等到他害死我的时候你们才会觉得我有容人之量?”

“姐!!”

“你闭嘴!”

瞎眼老爷子也不生气,

“牛家丫头,这是为了你好。”

牛澜绮瞪大了眼睛,讥讽的问,

“哦?”

瞎眼老爷子话里话外包庇的意思实在太明显,周围一圈儿年龄大的家伙脸有点红,表情有点僵硬。

瞎眼老爷子道,

“呵呵,小丫头要是实在过不去这个坎,我做主,准你的假,甚至可以亲自动手为你屏蔽黑沉海的束缚,你便去找林小子讨个说法吧。”

牛澜绮道,

“什么意思?”

老爷子脸上没了笑容,

“字面意思。”

“你

文学

们不会插手?”

“当然不会,当然,如果牛家丫头你有性命之危,海防线不会坐视不理的。”

牛澜绮转身就走,却被牛澜山一把拽住,

“姐,姐我们打不过那小子!”

牛澜绮:???

瞎眼老爷子噗嗤一声笑了,撸着胡须,

“总算有个能看得明白的。”

牛澜绮的脸色都无法形容到底有多难看了,嘴巴张大,半天都没挤出一个字来。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三章

顺利离开首都,之前由于集中人口而冷冷清清的公路上如今不仅是军车来来往往,原本因为集中而受限的民用车辆同样多了起来。

叶落归根,谁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明天,许多人选择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返回家乡。

强雷无牵无挂,干脆和沈飞等人一起向西进发,大概是因为路上带着枪的士兵比较多,除了是时不时响起的枪声,倒是没再有感染者冲到路上。

可是形势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急转直下,局势变得越来越混乱,虽然各地原本的治安职能部门仍然发挥着一定的作用,但犯罪率却在短时间内急剧上升,特别是在城区之外的乡村及郊区,抢劫、杀人、斗殴层出不穷,性侵犯更是难以控制,一到晚间,连城区都难以避免,根本没有女性敢上街。

甚至绝迹了几十年的土匪都开始死灰复燃,不断传出诸如此类的传闻——军队的失控导致武器大量散失,而且现在的士兵并不像开国时那个充满了使命感,其中很多人都是因为无所事事才不得不从军找一条出路,如果一切照旧,说不定还能控制住这些人的欲望,可失控混乱的局势直接导致了部分人的欲望无限制地膨胀,直接结果就是加剧了局势的混乱。

大概唯一没受到冲击的就只有各地收容感染者的医疗部门,在这个关键时刻,也不是所有人都一心为了个人的安危而忙碌,也有一些人主动走进治疗中心,志愿护理收治的感染者,清理死亡感染者的遗体。

整个社会在一夜间陷入异常的秩序,人们回忆着以往的生活,对明天茫然无措,漠然无力。对无力改变的现实,绝大多数人选择了顺其自然,听从命运的安排。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极力抗争,但手段仅限于离群索居,避入深山老林远离都市,期待走出大山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能够重新回到那个物质丰富秩序井然的社会。

恶化的局势令西行之路充满了变数,几个人不得不面对各种无法预料的势力,而且不止一次遇上抢劫,刘洁的相貌引来的觊觎目光更是数不胜数,好在几个人身手不错弹药又充足,反倒是打他们主意的家伙个个吃不了兜着走。

可惜那台方舱不是防弹车,才两天的时间就被打爆了胎,不得不将车放弃,四人同乘装甲车,前前后后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终于抵达此行的目标——秦安市!

然而此时的秦安市早已不复从前的繁华,大片大片焚烧后的焦黑废墟占据了大半个城区,没有被火灾波及的地区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烬,整个城市空无一人仿佛鬼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