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书包网、年轻的馊子9

文学

h文书包网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h文书包网 第二章

“主人可千万不要怀疑我,老牛此生最怕死了,主人的实力已经稳稳压过了我一头,如果我拼死反抗困兽犹斗的话,那么最终也只是我死了。我已经想好了,挣扎是没有用的,不如躺下来享受。”那老牛摇头晃脑瞪大一双眼睛,看着裴君临说的有理有据。

前边倒也说得还行,不过后面裴君临越听越觉得离谱,什么叫做躺下来享受,难道自己要对你做那个还不成?

“不好意思,我身边还真不缺你这样的奴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吃一点牛肉,尝尝你的味道。”裴君临手中的飞剑瞬间变小,变得犹如牙签一样粗细,竟然拿着飞剑开始剔牙缝。

那老牛看的心惊胆战,听说裴君临要吃自己的肉,也是一双眼睛疯狂的涌起周身的黑色光芒开始闪烁起来。

“我的肉还真不好吃,我主人真的想吃肉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在我隔壁住了一头老山羊,他的肉滋味肯定不错。”这老牛竟然眨了眨眼睛,将自己的老邻居给出卖了。

这边的确住着两位领主级别的生物,裴君临之所以先对这头老牛出手,就是因为另外一头山羊气息微弱似乎并不在家的样子。

如果两领主级别的生物同时在一起,那么裴君临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手的。只听到这老牛这么说,出卖邻居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让裴君临又气又好笑。

“那老山羊大概率是不在家吧?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裴君临胡椒头晃脑,一双眼睛闪烁着幽深的光芒,看到老牛浑身都不自在。

老牛往后退了两步,就好像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眨巴着眼睛盯着裴君临说道:“不带你这么无耻的吧,我诚心投靠你,竟然要吃我的肉,这传出去之后以后谁还敢投靠你的,迟早你会成一个光杆司令。隔壁的老羊不是不在家,而是隐藏的很深,他有一种神秘的联系术,可以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隐藏起来。”

我大黑牛说的头头是道,摇头晃脑,将自己的老邻居给出卖了,竟然丝毫不害臊,反而眼神中露出洋洋得意的身侧。

看着这头老牛说的唾液横飞,裴君临也动心了,隔壁还有一头领主级别的生物,如果同样可以降服的话,那么自己的寓意可就丰满了,在地下试炼场地可真的就能呼风唤雨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一座山忽然轰隆隆的开始倒塌,一头浑身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巨型绵羊丛中冲了出来。

“贼汉子竟然出卖我,我咒你不得好死,被人放在火上火火的烤熟。”老山羊撂下一句狠话之后,竟然看都不看裴君临身体化为一道光芒,直接钻入了茫茫的虚空之中

文学

裴君临想要伸手去抓,可惜晚了一步,这老山羊逃得实在是太快了,而且对方的手段裴君临都看不懂。

“哈哈,我也走了,咱们后会有期,小家伙。”老牛身影一晃,身体开始急速旋转,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漩涡,消失在裴君临的面前。

这一切

文学

都太诡异了,裴君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差点以为自己是做梦了。

裴君临现在是什么实力可是圣人级别的强者,两头地下的魔物竟然在他面前直接消失了,而且连他都抓不出一丝阻拦的机会,这张配均极为的震撼。

看来是自己被耍了,从一开始这老牛头就不怀好孕,后面的投降更是为了逗自己。

裴君临摇摇头也不生气,看来这头老牛和隔壁的老羊身份都不简单。

走了两个大家伙,这些徒子徒孙裴君临也没有兴趣屠杀他,转身就走出了山谷,至于埋在山谷下面的极品矿脉,裴君临也没兴趣了,被人这么捉弄,让他很是受伤。

裴君临沿着这条河继续往下走,因为按照地图上面的记录,沿着这条河走到尽头就是一个大湖泊,而那湖泊之中有一座岛屿,在那个岛屿上就是暗黑地狱的入口。

裴君临在努力梳理自己的记忆,似乎在记忆之中那神秘的老道带着自己进入到暗黑地狱之后,并不是走的这样的路。

距离也一度怀疑,到底是不是剑灵宝宝在骗自己,不过最终被决定还是选择了相信。一路顺着滔滔的大河网下的裴君临,终于来到一片冲积平原,在这里裴君临遇到了大量的魔物,因为这一片区域生长着无数的蘑菇,这些蘑菇散发着微微的光芒,但是却蕴含着无上的魔力。

这里分布广泛的魔物,应该都是冲着这些蘑菇来的,裴君临倒也不在意他,并不会主动去击杀这些低等的魔物,但是如果对方先动手的话,那么佩君姐就无所顾忌了。

h文书包网 第三章

邹金童坐在大红长案旁,右手撑着下巴,正眼神迷离地遐想着未来的时候,向南进来了。

这会儿,康正勇已经上好了命纸,正将画芯往纸墙上贴,向南扫了一眼后,就将目光投向了愣愣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邹金童,他眉眼带笑地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邹金童的肩膀,低声笑道:

“这哪来的胖子,怎么坐在修复室里睡着了?”

邹金童浑身一颤,打了个激灵,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回头一看,顿时“嘿嘿”直笑起来:“南哥,你可总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估计得被人赶出去了。”

“是得赶出去,就你这体型,我哪儿养得起啊?”

向南打趣了一句,朝他招了招手,笑道,“走吧,别在这儿影响别人工作了,到我办公室里聊聊去吧。”

说着,他就转身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邹金童见状,也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到了办公室里以后,向南拿出一次性纸杯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在座位上坐了下来,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听说你已经把工作辞了,这是铁了心不想做修复师了?”

“南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那块料。”

邹金童在向南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双手把玩着面前的那个纸杯,说道,“我觉得我还是从事文物修复理论研究这块比较合适一点,实践操作这一块,我真玩不转。”

“文物修复理论研究?那行啊,你干脆去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给那些学员们上理论课好了。”

向南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不过你一个海归博士,去做这个会不会太浪费了点?”

“……”

邹金童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文物修复培训学院,说是学院,本质上还只是一个职业培训机构,让邹金童一个海归博士去上理论课不是不可以,但委实是太浪费了。

要知道,邹金童可不是什么海外野鸡大学的博士,而是正经的欧洲名校,这样的资历,进国内的大学不说什么副教授,做个讲师那是绰绰有余的,又何必跑到一个职业培训机构里去当老师?

这不是作践自己吗?

向南笑了一笑,转移了话题,问道:“你不是去过一趟金陵吗?说说看,你对文物修复研究所是什么感觉?”

“研究所的架构还不怎么完善,嗯,应该是还处于发展阶段吧,不过三位研究员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三个人,在两年时间内研发出了两款文物修复畅销产品,而且修复效果也都非常不错,在能力上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邹金童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我去那边的时候,研究所好像在筹备什么生产基地,那边是打算产学研一体化吗?”

产学研一体化,也就是“以产养研,以研促产”的企业经营方式,从现在文物修复研究所的情况上来看,以这种经营方式来运作企业,是目前来说最恰当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