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我的娇妻公务员

文学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旁人不作声音,却不代表独孤篪四人便能哑然受辱,还不等独孤篪说话,性情火辣的凤漪便已经冷然叱笑道:“阿猫阿狗,说的不错,这般清静之地,怎么会无故多了一条狂吠之犬?”

“你说什么?”那人实不曾料到,此处竟然有人敢别自己的苗头,一时怒极,一双亟欲喷出火来的怒目,向着独孤篪四人所在处望来。

“说得是什么,阁下难道听不懂么,如此浅显的文字,还须再解释一遍么?”独孤篪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望向对方,那眼神之中更无它色,唯有一丝戏谑。

那人倒是一愣,见独孤篪四人衣着神色绝非一般,心下倒是有些打起鼓来。他的出身的确不俗,超一流宗门传人身份,再加之其本身修为资质可谓妖孽,所以一直以来,行走天下便只有他凌谑他人的时候,那有人反讥他的份,所以久而久之,便让他养成了一副狂妄狠戾的性格。

可他这人倒是不蠢,却也明白,虽然自己的宗门是为超级大宗,可其上,还是有着自己得罪不起的更高层次的存在。所以,此时对于独孤篪他们的反讽,这人第一时间不是将怒火倾泻到对方头上,反倒是狐疑起对方的身份来了。

不过他也不愿失了身份,不由怒瞪独孤篪一眼,狠狠地道:“敢与林某如此说话,想来你是依仗着自己宗门的背景了吧。”

“阁下也无须胡乱猜测,咱们兄妹四人不过一介散修罢了,并不如阁下那般有着深厚背景可为依靠。”灵儿淡笑一声回道。

他们四人耳目何其灵通,第一时间便自别人议论声中得悉了此人来历。血煞宗宗主独子林煞北。

这血煞宗,正是这天瑶星界七宗十三族超级大势力中的一家,虽然于那七宗之中排名末位,却也不是寻常势力可以轻侮的。不过灵儿这一句,无有深厚背景可为依靠,却是叫那林煞北羞恼不已,这不就是影射着他凭着自己的宗门背景为非作歹么。

“好,好,想不到几位倒是伶牙利齿的紧。”这林煞北却是怒极反笑,指着独孤篪四人道。

“这样吧,今日本公子也不凭什么身份,也不问你们是何出身,咱们就各出手段较量一番,若是那家输了,便退出这次宝藏之争如何。”他倒是颇有心机,不能判断出对方的背景,便以个人身份定下

文学

赌约,如此以来,输了的人,便不好再借其宗门来寻衅,为今日之事找回场子。

在他看来,这独孤篪四人修为虽然与自己相当,可就其年纪来说,那历练一定不如自己,说来,这战力在很大程度上是自那实战历练中得来,所以他很有信心,便是这四人确是出自不差于自己宗门的厉害门派,于战斗中,也绝对比不上自己。

而如果,这四人出身并不似自己所猜测的那样,是出自超级大宗,那么,他们在这般年经之时便达到化婴之境,其结果便只有一个,那就是根基虚浮。

这样的人在他眼中,比那土鸡瓦狗也强不了多少,只要一上手,便能轻松将其灭杀。

他打定主意,这四人若是在与自己的比斗中,表现出极强的战力,那么便表明其背后该是有着不差于自己的势力,最后自己便是赢了,也会放对方一马,可如果对方内元虚浮,后力无继,那么毕然便是小宗小门的弟子,因为大宗大门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拔苗助长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人,其结果便只有一个,那便是死亡,以生命来支付对自己不敬的代价。

“好呀,本姑娘正闲得无聊呢。”独孤篪刚要起身应战,却不想被性急的风漪占了先。

不过风漪来与对方比斗,独孤篪却是没有半点担心。若说别人对于同等修为的存在,最多只能看出其大概修为品阶,对于其元力扎实程度,战力的强弱如何,却是没有办法看得通透。

可对于独孤篪与灵儿几人来说,若不是修为强过自己数阶的存在,那修为战力,绝对难以脱出他们的感知。

眼前此人,要说强,在同阶修士之中还真算得上是惊才绝艳之辈,就其气机之中隐隐传出的煞气,独孤篪便能知晓,此人可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战斗,而且其手下断送的性命必然不在少数。这样的人,战斗素养自然不会差。

只可惜,他对上的是凤漪,在同阶修士之中,若说有人真的敢于放言,在元力凝实程度上,在战斗技巧,和战斗意识上,能够比得过凤漪的,怕也就只有独孤篪与灵儿二人了,就是徐芷若与凤漪比较起来,也是各有优长。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第二次混沌之战的决战伴随着齐香蝶打出的致命一击将齐馨德打成重伤。在白翔冰和东方瑶梦带领的强击部和墨千落率领的风部快要全军覆没时,暗藏在另一个世界中的齐香蝶抓准齐馨德好不容易露出的一个不是她妈都抓不住的破绽,立即启动了齐馨德早前给她的一块卡片。

这块卡片能将齐香蝶传送到齐馨德的身边,在进入战场后立刻用齐曦澹的神格干扰了齐馨德,让齐馨德的身体突然僵住,然后拿起刀往脖子上划去。但齐馨德很有面对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经验,立刻就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这刹那间的不自然将她的破绽变得更大,虽说强击部和风部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捕捉到这转瞬即逝的机会,但也足够让齐香蝶下手了。

齐馨德本能的闪躲,但也逃不过后背被齐香蝶击中要害。本着趁他病要他

文学

命的原则,齐香蝶第二剑刺出,却被齐馨德挡下。

齐香蝶立刻催动齐馨德神格中属于齐曦澹的部分,再一次让齐馨德顿了一刹,而这一刹,成了战局中最重要的一剑,濒临崩溃的白翔冰和东方瑶梦将最后的灵气和力气用出,从另外两个方向同时击向齐馨德。

伴随着齐馨德化作飞沙散去,第二次混沌之战也画上了句号。

混沌之战结束后带来的损失非常惨重,已知世界有三分之二无法使用,前辈几乎全部战死,在暗地里流通的强者榜现在成了幸存者榜,但凡在混沌之战中活下来的人,都是至强者。

最重要的是通过这次机会,打开了各个世界的交流大门,许多世界互通有无,但凡是有远见的统治者都乐意加入这场盛大的文化交流中来,其中灵界东大陆齐国更是首当其冲的一批。

在贤臣良将的协助下,齐国蒸蒸日上,又有英雄故土的招牌,吸纳了许多来自各个世界的贤才能士,国力一日比一日强大。在白翔冰他们在与混沌者奋战之时,齐国完成了一场完美的文化侵略战争,将灵界东大陆用文化入侵的方式将他们收做附属国,领土扩张让久年未归的白翔冰一行人吓了一跳。

归来时父母已经老去,开始挑选继承人了,张维宇夫妻两人也不复当年的青春年华,成了白头翁,灵界里的伙伴也有很多不知去向,自己依旧青春靓丽,亲朋好友却早已青春不在,此情此景让白翔冰倍感唏嘘。

白翔冰再次放弃了皇位继承权,让弟弟白锦继位,自己带着妻子离开了皇宫,去向只有很少人知道,但白莫逍还是给了他们诸多便利,可以说只要白翔冰愿意,完全可以再建出一个国家,在朝廷和护国宗门羽乐山庄的挑头,民间的以讹传讹,又加上些民间艺术加工,最后传到白翔冰耳中时已经彻底大变样了。

不过他和白翔玲她们也都能理解,原本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白翔冰放弃了皇位,那么就用一些别的手段将他们塑造成精神偶像。

二十年后。

齐国国都外六十八里建立了一座新城凤阳城,这座新城在这短短二十年里扩建了四次,不仅是经济中心,还是外来人才招聘市场,每年产生的经济效益让其它城市难望其背,只有齐国帝都可以吃一下尾尘。

而在这藏龙卧虎的凤阳城内难得的有一处幽静的庄园,三名放学归来的少女在一名用一条淡粉色的布条蒙住双眼的绿衣女子的带领下来到这间庄园前,手轻轻一推就推开了这扇全灵界最好的防盗门,带着孩子走了进去。

“千落,你们回来啦!”一名看似女子却又穿着男装的白衣美人跑了出来拉过墨千落的手缩在她的背后。

这个家里最稳重的墨千落虽然眼睛的伤过了二十年并不算康复,但是强大的感知还是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都可以说是这个家的日常了。

东方瑶梦拿着从云炽那买来的新衣服从门口跑了出来,看到缩在墨千落身后的白翔冰,兴高采烈的说道:“千落,快抓住翔冰,我这有几套新衣服要他换着玩。啊,邦媛、邦彦、邦玥,你们来啦,这是咱们的新家哦。”转过头向跟出来的白翔玲喊道:“玲姐姐,你先带着孩子们熟悉下咱们的新家!”说完后拿着衣服看向躲在墨千落身后的白翔冰像个老流氓一样笑着:“嘿嘿嘿,别躲了,认命吧,嘿嘿嘿——嘿嘿嘿——”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冰火两仪眼上空,约三千米,乐白和唐昊正在晨练。

锤子和拳头快速对撞,连续迸发冲击,吹开四周的高层云,但双方都没有一丝动摇。

每次锤子和拳头对撞产生的反作用力,都会充分传递到他们身体四周的空间上,产生明显的空间波动。

忽然,乐白率先停手。

唐昊紧跟着停下:“怎么了?”

乐白看向天斗城方向:“小三回来了。”

“终于到这一天。”

唐昊收起手里的锤子:“我和小三不在的时候,阿银就拜托你和小舞。”

“放心。我现在的实力,唐叔你应该很清楚。”

乐白笑着点头:“昊天宗那边,就靠唐叔你和小三去说服了。”

“我会尽最大努力。”

唐昊一脸认真:“就算是昊天宗,和现在的武魂殿正面冲突也没好处。”

“唐叔你不太擅长用话语说服别人。”

乐白提醒道:“到时候还是让小三开口比较好。虽然我觉得他和你半斤八两,不过好歹跟在月华阿姨身边学习一年,应该比你好一点。”

唐昊默默点头。

回到地面。

阿银见唐昊脸色严肃,问:“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结束?”

“小三正在往这儿走。”

唐昊道:“我准备和他回一趟宗门。”

“这一天,你应该盼了很久。”

阿银温柔道:“安心回去,我不会有事的。”

“我原本想等你恢复,”

唐昊轻轻抚过蓝银皇的草叶:“再带你一起回去。”

“会有机会的。”

阿银轻声道:“等我重新化人,你们可以带上我和小舞,我们一家人一起回去。”

“阿银…”

唐昊轻轻抱住草叶。

“听见没?”

乐白在一旁逗兔子:“阿银阿姨说你和他们是一家人,已经完全当你是小三的老婆。”

“老、老婆什么的,还差得远呢!”

小舞俏脸微红,倔强道:“小三都还没向我求婚,婚礼也没有举办过,我才不会那么轻易嫁给他!”

“真的?”

乐白揶揄道:“那一会儿小三到这儿,你当着他面把话再说一遍试试?”

小舞反应过来,知道乐白在逗自己,给一个白眼,不说话。

一小时后,

“爸爸!妈妈!”

唐三终于抵达,像个放学回到家里的小学生一样,大声喊:“我回来了!”

随后,唐三看到小舞:“小舞!你怎么在这里?”

最后才发现乐白:“乐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姑姑说你之前还去过她那里!”

久别重逢,唐三特别不淡定。

一阵说明解释。

“我才刚回来……”

唐三遗憾道:“爸,宗门那边,能不能稍微缓一天?”

“可以。”

唐昊直接答应:“二十多年我都等过来了,不差这一天。”

乐白默默来到岩山的山顶,把空间留给这一家子。

远远地看着四人相亲相爱的模样,乐白忍不住想:“我是不是应该……以他们为原型整几个爱情故事?”

上午半天,唐三一直和小舞腻歪,倾诉积攒了五年的思念。

下午,唐三突然过来找乐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