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妇羞辱,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文学

良妇羞辱 第一章

蓝色火焰朝前方喷射而去,可是在碰到这如同黑洞,一般,不停灼烧而且茂盛至极的黑色火焰的瞬间蓝

文学

色火焰就被吞噬了,黑色火焰几乎是没有任何阻力的,吞噬了蓝色火焰,将自己的身体增大了一圈之后,继续朝前方冲去,还想吞噬在后面悬浮着的天秤座!

天秤座不敢相信此刻她也咬牙切齿大吼一声,猛然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把屠魔令屠魔令之上,燃烧起了火焰,甚至那火焰都带着了一点金色的光芒,这些东西似乎都是屠魔令这把神秘的刀最深处隐藏的能量!

将这股能量全部都激发出来了,天秤座把屠魔令现有的几乎是最强的力量拿了出来,他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

这时候不出手,可能命就保不住了!

“等价火焰!蓝色!”天秤座也在瞬间举起

文学

了另外一只手,手上缠绕着火焰,这些火焰如同藤编一般,在手心之中快速凝结,他又眉头一皱,下一秒在他的背后瞬间凝结了无数粉色的气体,这些气体慢慢亮起光芒,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小的粉色光球!

这是处女座的能力!

粉色能量光球!

天秤座一只手抓着一把燃烧着火焰的刀子,另外一只手托着蓝色的等价交换,火焰背后则是无数的粉色的光球在悬浮着,而那悬浮的粉色光球之上,也慢慢的燃烧起了赤红色的火焰,这是属于不死鸟的火焰!

天秤座将自己的能力将自己等价交换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面对面前这如同黑洞一般的火焰,它仍然是有些疲于抵抗!

天秤座心中紧张至极,慢慢的等待着这火焰降临在他的身上!

轰隆一声,黑色的火焰与蓝色的火焰碰撞,在一起夺目的光辉爆闪着,下方的大海都跟随着波涛滚滚!

剑起的波涛有万丈高,甚至都可以将这整个天堂岛给吞噬,而在天堂岛之中隐藏的那群天秤座的手下们则是发出了一阵阵怒吼,他们直接抽出了自己放在腰间的刀子,对着面前的滔天巨浪,就猛然斩杀而去!

刷刷刷刷刷!

滔天巨浪被斩成了一段,又一段又朝着海中落去!

这些天秤座的手下,则是一刻不停的冲向天空!

天秤座苦苦的支撑着,此刻他在那黑色的火焰之中,几乎就要直接丧命了,她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发出了一阵阵大吼,正当他发出阵阵大吼,即将顶不住的时候,噔噔噔一道道白色的身影,瞬间来到了那漆黑的火焰之下!

最后一道又一道冲天而起的刀,起狠狠的斩杀在了面前的黑色火焰上面,将那黑色火焰斩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一直在那里哇哇乱叫,一点都不像我们老大的作风啊!”天秤座旁边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抬起头来,说到这个家伙的名字叫做金牛座!

也是神明之意,只不过他的力量损失的比较厉害,所以在这几年之中一直都跟随在天秤座身旁喝个汤就完事了,他已经不在乎自己是什么高级神,还是低级神了,在这种神路已然没落的时代,能够活下去就很不错了!

金牛座也就是在天秤座的庇护之下才活过来的,这也是天秤座最得力的干将,最强大的手下!

良妇羞辱 第二章

“算了,吃饱喝足活动活动,安心,我最近心情还不错,不会宰了你们的。”

墨尔斯看着一脸严肃的老蔡,微微一笑,随手将手里的烟蒂扔了出去,同时身形一闪,连千本樱都没拿。

老蔡只觉得眼前一花,再次定睛一看远处躺椅上那里还有墨尔斯的身影,心里不由的咯噔一声,想都没想转身倒提稚刀,冲向斯摩格和青椒两人的战团。

2V2才是显得公平一些不是么。

可惜他唯一的错误之处就是,错估了他和墨尔斯之间的差距,老虎与绵阳可不是一个级别的生物。

所以等他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砰!轰!

两声完全不一样的轰响过后,漫天的烟雾慢慢消散,老蔡手中的稚刀举在半空中,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喜万分,眼圈瞬间通红,泪水更是顺着眼角慢慢流了下来。

墨尔斯一手轻轻抓住斯摩格交叉砸下来的双十手,一手握拳砸在砸在青椒的头顶上,只见他原本凹进去的锥子头,正在慢慢恢复原状。

只不过墨尔斯的胸口被青椒包裹着霸气的一拳砸了结结实实,在这个时候就略显那么一丝尴尬。

“老头,现在是不是可以带我们去见你们的国王了,毕竟你和卡普老爷子的仇也算了结了,放心我这一拳可是有技巧的,休息几日你的头就能恢复如初了,而且以后也不用担心再被砸回去。额,除非是你主动去找卡普老头那家伙的麻烦。”

说完墨尔斯对着斯摩格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可以放手了,接下来准备吃饭就好了。

“祖父,你的头真的好了啊!阿布快点安排兄弟们去把家里的所有藏酒搬出来,今天我要为各位海军开一场盛大的宴会。”

身为青椒孙子的老蔡和阿布,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青椒的痛苦,可以说他之所以回到祖地隐居,不再过问花之国和八宝水军的任何事,都是因为当年被卡普一拳砸平了自己以为为傲的锥子头,自觉实力大减,无颜在与当年的老对手们争锋。

如今他的锥子头恢复好了,相信过不了多久,自己那位被世人称之为‘锥之青椒’的祖父就会再次回到自己的面前,再次带领八宝海军杀进新世界这场新的战场。

当花之国的国王得到青椒的脑袋已经恢复如初之时,他可比任何人都要高兴,这样以来被青椒埋藏在宝玉冰山下面的那批财宝就能再次取出来了,有了这批财宝花之国就可以购买大量的军火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国战,一时间他恨不得立刻拉上青椒去把他当年埋藏的宝藏取出来。

不过最后还理智占据了上风,让他暂时放下了这个有些作死的想法,毕竟八宝水军的栋梁从来都不是王国的臣民。

反而是这一次事件的核心人物青椒到是更加平静了,好像根本没有在意这一切一样,只是平淡的对一旁的老蔡说道:“接下里的事情你们处理就好,我要回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要怠慢了这群海军,有什么需要直接让国王去办就行了,放心在这件事上他不会有任何马虎的。”

老蔡看着一脸的平静渐行渐远的青椒,一时间竟然有些愣神,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青椒看上去没有一点兴奋的样子,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

“拿刀的裸男,不用想太多,你们家的老头只不过是不想在你们面前丢了面子而已,更何况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所以你还是安安心心的招待好我们吧!不然接下来的故事可能就会有新的变化了,你说是不是斯摩格。”

良妇羞辱 第三章

北境蜿蜒长城,每隔数十丈有烽燧台座熊熊燃烧,连绵成一条炽烈明亮的火龙龙脊。

北境长城的对面,是浩荡的星辰大海。

月坠于海。

潮水起伏,沙粒被冲刷出簌簌哑音,年轻人推着轮椅,缓步走在倒悬海的海岸线旁。

“就在这停下吧。”

轮椅上的男人摘下束额发带,搁置在膝前。

沉渊的长发被海风吹动,如飘摇的火星,他远眺北方大海,漆黑的瞳仁中也燃着璀璨的火光。

北方巨海中的那边,有一座广袤更胜大隋的天地。

宁奕双手轻轻搭在轮椅椅背之上。

他即将入山闭关。

不出意料,再与师兄相见,要很长一段时日了。

“倒悬海拦住了大隋北伐,也拦住了妖族南下。”沉渊君轻声道:“否则妖族天下的那两尊皇帝,必定在彼此开战之前,先联手合击,横扫北境长城。”

他问道:“北妖域和东妖域的战争……近况如何?”

“妖圣级别的大修行者尚未出面。”宁奕道:“龙皇白帝各有心思,知道这场战争意味着什么……两位皇帝如果碰面了,胜负也就分出来了。这两位,都想坐在天下最高的位置,彼此眼中都容不下对方,打一场是避免不了的。灞都城的坠落,只不过是战争的引子而已。”

“师兄。”

宁奕顿了顿,道:“如果没有猜错,北妖域龙皇并不想与白亘直接交手。”

沉渊君坐于星辰大海之前,独对潮起潮落。

他笑了笑,道:“龙皇想要栽培火凤,灞都城坠落了,没有关系……这座皇城的核心战力全都纳于北妖域麾下,只要火凤能够参悟生死道果,成为妖族天下的第三位皇帝,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北妖域胜利了。”

“不错。”

宁奕轻叹道:“所以龙皇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想给白亘。他麾下的玄螭大圣,也深谙其意,根本不与金乌碰面,二人在云海禁区联手一次之后,便互相牵扯,互相制衡……北方的战争,如果要耗起来,时日可就久了。”

龙皇与白帝缠斗多年。

北妖域执意守御,白帝根本无可奈何……而龙皇做出庇护灞都城弟子的选择之时,便已经想好了这一局棋该怎么走。

既然灞都与芥子山的仇怨,已无法化解。

那他这位北妖域主人,也不必与白亘拼生死,分胜负……只要火凤成为新皇,灞都门下弟子挨个突破成为妖圣,北方天下的战争,便有了结果。

“师父说过,北妖域的瘸子皇帝……总是喜欢当幕后的垂钓人。”沉渊君淡淡笑了,“利用灞都的怒火,来压制白亘,坐拥渔翁之利,的确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只不过我了解火凤……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人物。”

“百年前火凤无敌妖族天下之后,便闭关破境……”宁奕也笑了,道:“如果没有记错,师兄不过与火凤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而已。”

“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足矣。”沉渊君道:“我与他虽是敌对,但颇为相惜。我有预感……若真有北伐那一日,我与火凤,还会再交手的。”

“更何况。”

师兄语气有些凝滞,无人看见的神色中有些难言的惆怅,他握了握手掌,呢喃笑道:“生死道果……哪有那么好参悟?”

龙皇要替火凤拦下芥子山的劫,直到其参悟生死道果,成为第三位皇帝。

可妖族天下,这数千年来,又有几人,成功悟出道果?

玄螭大圣和金乌大圣,到如今快要身死道消,也不过是涅槃圆满……距离参透生死,仍差一线。

这一线,便是天堑。

“生死道果……”

宁奕也忍不住轻轻念了这四个字。

这近乎于梦幻空花的境界,本该与“不朽”二字一样,远在天边,几时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东西?

“我有些好奇,在烈潮那一日……徐藏所递出的那一剑,抵达了什么境界?”

宁奕问道:“那一剑,直接重伤了即将登神的太宗皇帝,如果不是承载剑意的细雪破碎……或许他就成功了。”

沉渊君的神色陷入了追忆之中。

“藏师弟的那一剑啊……”

潮起潮落,碧波抖出粼粼碎浪。

大师兄笑道:“那是集天时,地利,人和,赌上了性命,因果,生死的一剑……时至如今,我再也没有见过比藏师弟更快的剑。我只知道,在参透生死道果之前,我绝对无法递出那样决绝而又坚韧的一剑。”

宁奕心神一震。

“与灰界,我和白亘打了一架。”

沉渊说出了这段禁忌之战,无人知晓的细节。

“可以确定的是,白亘陷入了修行上的瓶颈,处于某个混乱而又癫狂的状态……战力下跌了一个大层次。即便如此,我和紫山山主二人,依旧不是对手。”沉渊低眉道:“踏入那个禁忌境界之后,距离不朽……便真的只差最后一丝了。师尊是那个境界的人,太宗皇帝也是。想我和楚绡山主,二人拼尽性命,也不过摘下白亘的一片眉心鳞……藏师弟修行短短数十载,便可以做到剑杀太宗,这一剑,已经超越了涅槃圆满的上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