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文学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一章

苍穹之门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所有人跪倒在地,都只呼喊着一个名字——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恭迎永夜圣皇回归——!!!”

……

楚末离猛地闭上眼,竟感觉自己眼底一片湿热。

他抬手轻轻碰触了一下,睁眼看着指尖的晶莹,有些疑惑自己竟然哭了。

原来,他也会有绝处逢生,喜极而泣的一天吗?

“永夜圣皇……回归?”

小天傻乎乎地喃喃道:“为什么我听到那些钟声里有人在说,恭迎永夜圣皇回归?可是,永夜圣皇不是已经死了无数年了吗?怎么可能回归?”

楚末离没有回答。

因为小天话音刚落,几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天看清了来人,惊呼道:“这不是初代宿主的伴侣吗?他没死啊?”

小光伸手一把捂住了小天的大嘴巴,惊疑不定地瞥了面前的俊美男人一眼,又连忙惊恐地收回目光。

帝溟玦很少进入天光墟,所以小天、小光和小墟没有见过这位极域帝君几次真容。

可印象中,很强大,却远远不像此刻这般……这般可怕,让人连直视都不敢。

楚末离躬身道:“参见永夜圣皇。”

嘶——!!!

小天、小光和小墟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谁是永夜圣皇?

他们看向帝溟玦,又飞快地收回视线,眼中满是惊恐。

帝溟玦淡淡道:“还是叫我墨导师吧。逍遥门只许入赘不是吗?”

楚末离:“咳咳咳……”

他难得被呛到了,“墨导师,你是与永夜圣皇的基因彻底融合了?你的意识竟然没有被永夜圣皇所吞没?”

帝溟玦轻笑了一声,声音冷淡道:“残魂罢了。”

残……残魂罢了?

那可是曾经主宰两个世界的永夜圣皇的残魂啊!

因为他的死亡,整个主世界天道规则彻底崩塌。

主世界所有的主宰加在一起,都不一定能望其项背。

墨导师居然说……残魂罢了?

楚末离好半晌才平复了情绪,只见帝溟玦已经走到七煌和洛云潇身前。

他抬手按在七煌头顶。

下一刻,蓝色的冰晶从他指尖蔓延,瞬间覆盖了两人全身。

就连那金红色的火焰也被冻结在这蓝色冰晶中。

帝溟玦这才收回手,看向了虚空中的某处,眉头紧紧皱起来。

楚末离道:“墨导师,你要去接小师妹?”

帝溟玦冷着脸没有说话。

但手中的【九幽鸿蒙衍】已经轻轻挥出,霎时间,虚空裂开了一道门,里面是滚滚流淌的时光长河。

楚末离已经能猜到帝溟玦的心思。

别看他此刻神情平静,心中大概已经气疯了。

因为慕颜没有等他、相信他,而是选择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救别的男人。

楚末离觉得自己似乎应该为小师妹点根蜡。

但想了想,又深觉这样事不关己似乎不够厚道。

他斟酌了一下,才漫不经心道:“小师妹活了两世,最艰难的时候都只能靠自己熬过去,所以才养成了万事不依赖别人,自己一力扛下来的性子。墨导师,你说是不是?”

帝溟玦一怔,眼中的怒色逐渐被心疼和愧疚取代。

他最后冷冷看了一眼被冰冻的七煌和洛云潇,这才走入时光长河中。

算了,自己的妻子再任性又能怎办?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二章

被绑架了!

剑修神色有些古怪!

青衫男子低声一叹,“这个家伙…….”

剑修笑道:“想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去看看吗?”

青衫男子犹豫了下,然后摇头,“让他自己解决!”

剑修道:“应该是无法解决,所以才找你!”

青衫男子摇头一叹,“逍兄,我们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得成长起来,若是我与天命还是那么的帮他,他一辈子都无法成长起来。”

剑修想了想,点头,“也是!”

青衫男子道:“走吧!”

剑修犹豫了下,然后道:“等等看!”

剑修摇头一笑,显然,青衫男子还是放心不下。

十方绝地。

红裙小女孩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两只小脚轻轻地晃动着,在她手中,是一枚已经被啃去一半的灵果。

在小女孩面前,那亡灵大帝正在跳舞!

没错!

一具骷髅在跳舞,跳的还挺好!

不得不说,这一幕很诡异。

而一旁的阿罗笙脸色则无比的凝重,这亡灵大帝何许人也?

百万年前就已经是无间境无敌了啊!

而就是这么一个无敌的强者,此刻竟然在这跳舞!

这红裙小女孩到底是谁?

是十方神帝吗?

阿罗笙心中充满了疑惑,但她此刻也不敢问,怕惹恼那小女孩。

没多久,一名老者来到了十方绝地,老者走到阿罗笙面前,恭敬地递上了一枚纳戒,纳戒内,正是一百亿枚魂晶!

阿罗笙将纳戒递给小女孩,小女孩看了一眼,然后收起纳戒,道:“走!”

阿罗笙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当经过叶玄身旁时,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叶玄,“你的家人呢?”

闻言,叶玄顿时悲从心来。

因为老爹没有任何回复!

阿罗笙轻轻拍了拍叶玄肩膀,“保重!”

说完,她快步消失在了远处,头也没回。

这时,小女孩看向叶玄,没有说话。

叶玄也没有说话。

这时,小女孩起身走到叶玄面前,她手中的灵果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柄匕首。

就是这柄匕首,刚才将炎皇分尸成了数万段!

小女孩看着叶玄,“穷鬼!”

文学

着,她就要动手,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等等!”

小女孩盯着叶玄,没有说话,但是叶玄已经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杀意。

叶玄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他手中,“你看看这个值一百亿魂晶不!”

小塔直接跳了起来,“小主,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卖我!”

叶玄:“……”

叶玄面前,小女孩看了一眼小塔,她眉头皱起,片刻后,她摇头,“不值!”

闻言,小塔勃然大怒,“你居然说我不值?我可是诸天万界第一塔!”

叶玄连忙点头,“诸天万界第一塔,我可以作证!”

小女孩又打量了一眼小塔,再次摇头,“无用!”

叶玄:“……”

小塔还想说什么,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小塔剧烈一颤,直接飞了出去,但是没有坏!

见到这一幕,小女孩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她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她手中,她打量了一眼小塔,下一刻,她直接进入小塔的世界内。

小塔内,小女孩看了一眼四周,很快,她似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再次皱起。

片刻后,小女孩双眼眯了起来,她发现了一道封印!

青衫男子留下来的封印!

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四周空间突然剧烈一颤,但是那道封印没有任何反应。

小女孩沉默片刻后,离开了小塔,她就那么看着叶玄,不说话。

叶玄被看的有些头皮发麻,这女人没办法破老爹留下的封印,但是,对方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抗衡的。

小女孩突然转身离去。

叶玄眉头皱起,有些疑惑。

而一旁,那亡灵大帝深深看了一眼叶玄,然后连忙跟上了小女孩。

叶玄有些疑惑,这小女孩怎么突然收手了?

他刚才其实已经感受到这小女孩的杀意了!

对方是想杀他的,但不知为何,对方又收手了!

没有多想,叶玄决定先溜,他刚走几步,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一旁响起,“我若是你,就留在此处!”

叶玄转头看去,刚离去的亡灵大帝又回来了。

叶玄沉声道:“为什么?”

亡灵大帝淡声道:“外面到处都是亡灵,你若出去,瞬间被分尸!”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问

文学

,“前辈,那小女孩是?”

亡灵大帝摇头,“不知!”

叶玄眉头微皱,“不知?”

亡灵大帝点头,“我在此地陪了八十万年,但我对她,一无所知!”

八十万年!

闻言,叶玄眼皮一跳,这家伙被囚在这里八十万年!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三章

“小姨”“小姨”

这两个字不断回荡在黎子渊那变得空白的大脑中,久久无法言语,也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此刻纠结地心情:“我…”

然后,化为内心一句惨绝人寰地咆哮:“这也叫做有点亲戚关系”真是无力对宋应星吐槽!

难怪乎,宋应星选择无人在侧的时候,东拉西扯了大半天,原是为了跟自个说明,打得自己躺在病床半个月的女人是他家小姨。

他家的小姨子……为她请求原谅么,应该不是宋应星作风。

气氛不算融洽,黎子渊忽感心力憔悴,眉头松散懒洋洋地说道:“然后呢?”

其中的潜台词,自然是问宋应星唱的哪一出戏。

宋应星自知理亏,没法接过黎子渊的话题,顾左右而言他道:其实,我是提醒你,真正应该留意的人是“商玄成”而不是“她。”

“怎么,你也有惧怕的人?”黎子渊骤然冷笑,心想汤艾兮是你宋应星的小姨,你就着急为她开脱毫不相干的罪名,真够厚颜无耻的咧!

反正自个也不知道真正的“商玄成”何许人物,不会留下任何心理阴影,倒是那假冒商玄成的汤艾兮,真心是个麻烦。

且不是一般的麻烦,是来自宋应星他小姨的麻烦。

宋应星沉默了数息,然后,顿了顿道:“他,是我小姨的表哥”

“原来如此”黎子渊恍然大悟,宋应星饶了这么多个圈子想表达真心要对自个动手的人是“商玄成”黎子渊心里感到很不爽快。

什么时候,那个孤高俊逸,无双风采的宋应星变得这么小心谨慎,迟疑不决。

“上次是个意外,下次真有可能…”宋应星在这问题上,确然感到迟疑;

殷商氏四大家族唯有殷、商两族占据正统源流的地位,曾经的帝室子姓也无法掠其锋芒;汤、宋两家是后起之秀,时常联姻以抗殷商两家。

因此,殷商氏族的镇族宝典“天命玄鸟”一直轮转在殷商两家最优秀的直系血脉体内,连子氏都得请示殷商两家的家主借用。

至于汤、宋等支系,旁系瞻仰“天命玄鸟”的机会都没有。

同时,殷商两家对于凤系真形,奥义等技能,有一种着了魔的痴迷;常与帝国另一大帝氏后裔,掌握帝国最顶端凤形奥义的风家交恶。

宋应星暗自思量,这次,汤艾兮出手对付黎子渊,极有可能是小姨为了帮衬商玄成,是不是商玄成亲自示意暂时没有证实。

有点凌乱,如果是“商玄成”示意,那黎子渊真的危险了。

“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黎子渊情绪高昂硬杠,转而怒气十足而道:“好个宋应星,竟咒我再被打得下不了床,真是岂有此理!”

有道是:帮亲不帮理,这朋友没法交了,没得交情,没得交情…

黎子渊此话,打断宋应星接下来的话语;透过黎子渊胸膛包扎的绷带,看到那渐渐淡去的赤黑色掌印,有三根金色的弧形丝线,勾勒展翅而飞的模型,突兀地嵌入胸口,异常醒目。

宋应星的神情很是复杂,素闻小姨与商玄成暧昧不清,连殷商两家不传之秘赤燕三弦都授与小姨,商玄成这人心如渊海。

心道:赤燕三弦,一日不除,标记永不褪却,若遇殷商两家习有“天命玄鸟”的传人,一弦啼则功自废;意思是只要碰上“天命玄鸟”任你神通广大,一身功法实力可上天入地,自然败溃得毫无道理,毫无逻辑。

“小老弟,不听哥哥的话,吃了亏可没处讨理”宋应星老气横秋的调侃道,语气分外郑重。

黎子渊霍然拾起“帝国纪元”嗓子低沉不愠不怒的回道:“宋应星,得了便宜还卖乖,向你小姨转告一声,我黎子渊不会去找她麻烦,可如你愿!”

暗忖,机智如我,给你一个下台阶,速度哪里凉快哪里呆去。

宋应星深呼一口气,理解黎子渊的感受,该说的说了,只要不笨,自会趋吉避凶;可恶的是,他不明白“商玄成”的含义。

正如今,殷商氏族年轻一代中前三的人物,代表未来的希望与光明,常驻甲子名录第三榜,离天门之上差一线。

若,商玄成真有意黎子渊,小姨必不会放弃试探,自身夹在里面,难..难…难。

一时间,思绪如潮水…

汤家武不过殷商,文不及梅宋,立足殷商氏四大家族之一;上天眷顾,族中多佳人,结与百年功。

咦…

世家多规矩,何况古老的大世家。

为了保证氏族源自远祖五帝的高贵血脉,纯正根苗,殷商两家的优秀弟子皆以对方联姻,首选子家、殷商、次选汤衣,宋家是不得已的利益联结。

至今汤家之主,一生三十九女,各有姿色,皆与诸家结缘;其中自家老子就有幸迎娶汤家七千金,而这位小姨恰恰与母亲是同父同母的姐妹,且排在最末尾的一女。

曾不止一次吐槽,汤家当主的真个是大种马,老来还不省心,平白让自己多了个年方二九的小姨;看在母亲的面子上,还不得不照顾小姨。

归根结底,宋家于殷商氏族的地位略显尴尬,纵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宋应星亦跳不出这个牢笼;宋应星内心一声叹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