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诗晴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文学

公交诗晴 第一章

当晚又是一场盛景,花解语依稀还记得十年前,那一晚的比试,是那么的精彩!

可是今年呢,弟子越来越难招!参加十年大比的人选,也早就定下了!没有悬念之争的比试,现在倒也过得和祥!

八个人一同参加比试,只是这一站不仅仅背负着上门的嘱托,还更背负着整个大陆的希望!

以前总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可是现在呢,马上战场就要来临,花解语也意识到这压力是多么的沉重!

对手强大又陌生,甚至他们还会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危险难以预测,甚至可以说是步步惊心!

但是要让她退缩的话,心里的那个答案是不甘的!

不为别的,就冲头顶顶着玄冥弟子的称号,她也必须争一口气,再整个腾龙大陆人的面前,不求为师父扬眉吐气,也一定要做到,不能让他老人家丢脸。

而新对老的挑战也没这个必要,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这一届的新弟子虽然也是通过了考核,可是难度上,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而且为了保住这些新生力量,也没有要刻意打击他们的意思,今年的海陆盛宴可以说是过程最简单的一次!

但是每个人心底背负的压力确是巨大的!

夜很快降临,大家举杯同庆!为明天出征的他们八个给予祝福。

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血色的月亮,这不知道是在警示着什么!

诸位长老们对这天象的变化都格外的上心,会推演术的人,哥哥拿出了自己的法器,拼命的测算着……

但是大多数推算出的结果是大凶,再仔细往深的算,却什么都算不出来了!

而灵剑山推演术最好的人是玄冥,玄冥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一直都沉稳的他,突然大变脸色……

目光灼灼的看着花解语……

花解语天真地扬起脸,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容,虽然不明白师父为什么看着她,但是窥伺天机,若是把这事说出来,只怕会有损他的道行!

花解语也不想过多询问这些,不想让师父为她受伤,大家都知道明日一站是背水一战,肯定多多少少是有危险的,但是既然已经应战,就不能再选择退缩!

济生同样一脸紧张,天象就这么转瞬即逝,能抓住机遇,又有本事能够测算出天机的!少之又少……

他一脸关切的看着机杼“二师弟,你倒是说说啊!你看到什么了?”

机杼一脸难办的看着掌门师兄“对整个大陆来说,可都是一场浩劫!守护的埋骨之地,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若是地下崩塌,也许会引起熔浆倒灌,山体崩塌,到时候民不聊生……又该怎么办?”

济生板着一张脸,狠狠地揪着胡子“局势已经严重到现在这种情况了吗?那这些孩子们呢,去哪龙谷

文学

秘境里,到底是吉是凶?”

机杼摇了摇头“我所看到的是不久后的大陆,倒没有条件这些孩子们,但是去一个未知的领域,在里面么索!和那些邪修们斗,这本身就是有风险的事!”

公交诗晴 第二章

而这一切,其实还不足以令地祖动容,真正让地祖悲愤欲绝,甚至是五内俱焚的是,那个操控三生石的天尊级高手,尽管是个佛力四溢,满脑袋光亮的和尚,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此人正是他辛辛苦苦培养了好几世的亲传弟子,地位仅次于剑天尊的飞尘道尊!

看到这一幕,别说地祖了,就连方烈等人也是一脸正经,甚至现在佛祖和未来佛祖,也是满脸茫然之色。

他们虽然不知道玄黄塔里面生了什么,但是却能感受到从中散出来的恐怖力量,以及玄黄塔不停乱颤,无比痛苦的凄惨模样。

就算是在白痴,也看出玄黄塔内部肯定出现了大意外。尤其是两位佛祖,更是能感受到三生石的力量波动,他们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这样要命的至宝,怎么会被本尊送到玄黄塔的内部,又如何能挥出完全压制玄黄塔的力量来?

要知道,三生石可不是普通的宝物,乃是过去佛祖的本命至宝,就算是其他两位佛祖想要动用,也要经过过去佛祖的肯才行。

至于其他人,就算拿着三生石,也只能当板砖用,根本不能挥任何威能,甚至就连过去佛祖授权,也没办法让其他人使用。

除非~,现在佛祖和未来佛祖也突然露出了然之色,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本尊,过去佛祖!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终于,地祖震惊的脸上恢复了丝丝平静,但是一股股狰狞之意,却又油然而生,布满他的脸上。

只见地祖露出一种了然的神色,然后一字一顿的对过去佛祖说道,“好一个老秃驴,你隐藏的可真深啊?”

“婀弥陀佛!善哉善哉!”过去佛祖却是面带笑容的说道:“老衲惭愧!”

“你的确应该惭愧,身为堂堂佛门的创始人,你自己却不守清规戒律,竟然生下私生子,而且还是一个人妖混血的杂种!”地祖气急败坏地骂道:“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阿弥陀佛!老衲也是迫不得已,谁叫道友你的玄黄塔太过厉害,三生石也只能从内部才能进行压制,而你又肯定不可能叫我和三生石一起收入玄黄塔内。所以老衲便出此下策,培养一个血脉传人,只有他,才能依靠和老衲相同的血脉,动用老衲的本命至宝三生石。”过去佛祖却毫不在乎地双手合十道:“虽然此举有违清规戒律,但是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讲佛门扬光大,老衲纵然牺牲了自己清白,也是心甘情愿,再所不惜!”

“我呸!”地祖听见这话,气得脸都绿了,直接破口大骂道:“飞尘道尊的亲生母亲我见过,乃是中央仙土有名的美人儿,五彩孔雀,当初追求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结果却被一个神秘的家伙得手了,敢情是你这个老不休!你真真是老牛吃嫩草啊?还好意思说你自己这是牺牲?”

“阿弥陀佛,善载善载!”过去佛祖被地祖说得老脸通红,就是难以反驳,只能双手合十不停地念诵佛号。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也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显然是过去佛祖棋高一筹,竟然舍下脸来,潜入地祖的地盘,勾搭了一位孔雀,生下了亲生儿子。

以过去佛祖的手段,自然能让他的儿子拥有极高的土系法术天赋,并且很顺利的就在无数天才之中脱颖而出,落入地祖的眼中,最终就成为地祖的亲传弟子。

然后,这位佛祖之子就开始了,长达数亿年的卧底生涯,在这个过程中,他几乎从来不和佛门联络,只是一心一意的清修,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地位,甚至不惜诛杀佛门的佛陀,以换取地祖信任,并最终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反戈一击,成功暗算了地祖。

提前数亿年布局,而且还是亲生儿子这样的大手笔,如此老谋深算,过去佛祖的谋略之深,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纵然是地祖,也输得是一点儿都不冤。

而这个时候,现在佛祖也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苦笑道,“我就说,前些年怎么突然多出个孔雀大明王来,一介妖族,实力不强,跟脚不厚,却一上来就受封佛陀,待遇之高,仅在我等之下!感情,她是你的俗家妻子啊?”

“当时门下弟子着实起了一番议论,我们虽然联手帮你压了下去,可心中还是充满疑问,但你又什么都不说,你可真是把我们玩的好苦啊?”未来佛祖也跟着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过去佛祖苦笑道:“你们两个经常在外面跑,说不定就会被地祖偷袭,万一因此泄露了机密,数亿年的苦心,无数佛门弟子的惨死,可就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公交诗晴 第三章

王宫内,最高处的天台上,金阳王周身血气萦绕,整个人犹如盘坐在一个血色的光茧中。

阵法破碎后,金阳王一双眼瞳也是睁了开来,在那一双眼瞳中,带着一抹血光,充满了暴戾和阴沉。

“竟然这么快攻破了王宫的防护大阵?!”

赵拓声音中有着一抹森寒和异色。

唰!

下一刻,秦飞扬肩扛超级火龙魔炮,一步踏出,便是出现了王宫上空。

望着天台上正在炼化丹药的金阳王,秦飞扬双瞳中杀机流露。

“赵拓,你也来尝一下,这火龙魔炮的滋味。”

秦飞扬寒声道。

超级火龙魔炮的炮弹,四长老总共给了他五颗,适才轰破大阵用了四颗,还剩下一颗。

话音落下,秦飞扬没有丝毫犹豫,心念一动,最后一颗炮弹从储物袋中飞出,装填进了超级火龙魔炮中。

咻!!!

黑色的炮弹拖着赤红焰尾,瞬息间,便是暴射向了天台上血色光茧中的金阳王。

那血婴丹乃是王级丹药,药力澎湃,金阳王在这短短时间,也无法完全吸收,秦飞扬自是也不会坐等金阳王吸收完丹药的药力。

天台之上,金阳王带着一抹血色的双瞳,透过血茧,看向了那飞来的黑色炮弹,眼中闪过一抹冷笑。

“虽然只是吸收了不到一半,不过,孤也不是你发射的这种东西可以伤到的。”

金阳王赵拓嘴角有着一抹嘲讽。

随着赵拓的话语,他的头顶上空,那血光萦绕、双眸紧闭的婴孩,小手对着黑色炮弹的方向一抓。

嗡~!

一道方圆千米、带着几分透明的血色立方体瞬息间将那黑色炮弹所囊括。

血色立方体内,道道血光犹如激光般暴射向了黑色炮弹。

见状,秦飞扬心神一动,黑色炮弹上符纹瞬间腾燃。

嘭轰!!!

黑色炮弹爆炸开来,赤红色的火焰弥漫在整个血色立方体内。

整个血色立方体的六壁都受到剧烈冲击,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冲开壁障。

数息后,血色立方体消失,赤红火焰也是湮灭而去。

见状,秦飞扬眉间也是一挑,看向了赵拓。

此刻,赵拓的实力明显强了很多,元婴光影施展出来的威能也更强了。

秦飞扬双瞳中杀机更盛,等金阳王吸收了血婴丹,对付起来将会棘手许多。

“哼,小辈,你以为孤的王宫只有这处防御大阵么?”

见到秦飞扬展露出更盛的杀机,金阳王冷笑一声。

话音落下,金阳王对着整个王宫的金狮广场一点,一道澎湃的灵力没入了金狮广场。

金狮广场上,中心那道巨大的金狮阵图瞬间被激活,耀眼无匹的金光迸发开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肃杀之气,那般锐利的杀气,直冲云霄。

王都内,无数目光都是望向了那片携带着肃杀之气的金光。

在那金光之中,一道体长达百丈的金光身影显露。

那金光身影是一头威武无比的雄狮,在它的腰腹处有着一对巨大的金色双翼,它的双瞳中也弥漫着锐利金光。

“吼~!!”

金光身影仰天咆哮,一股冲天的王者之气散发开来,在那之中,还有露出一抹强大的妖王气息。

王都内,听得那吼声,无数的修士都是面色发白。

“是飞天金狮王的……妖灵?!”

“应该是吧。”

“好恐怖的气息。”

“……”

王都内,无数惊骇的声音都是响了起来。

秦飞扬目光也是落在了那金色雄狮身上,他自是一眼能看得出,这乃是飞天金狮王的妖灵。

不过,不同于他在天火丹王洞府遇到的那些妖灵,这飞天金狮王妖灵的神智似乎并没有完全泯灭,还残留着一些。

此时,飞天金狮王一双金光弥漫的金瞳也是看向了秦飞扬。

“擅闯王宫者,死!”

一道似是沉睡了多年后,发出的咆哮声,从飞天金狮王巨嘴中传了出来。

“果然灵智还未完全泯灭。”

秦飞扬目光一动。

妖兽在晋级王级妖兽后,方才诞生妖灵,本体可化为人形,能口吐人语,它们的妖灵则等同于人族修士的元婴,也是可以口吐人语。

“飞天金狮王,是我金阳王室初代金

文学

阳王的坐骑,在它濒临死亡时,妖灵甘愿被封印在阵法中。”

“初代金阳王抹去了它大部分的灵智,只有这样,它才能更成时间的存留,自此,它成为我王宫的守护神。”

“不到王室危急时刻,不得动用,因为,它也只能用一次。”

“所以,你该死!”

赵拓目光看了秦飞扬一眼,语气中满是森寒。

这飞天金狮王妖灵,便是金阳王室隐藏的最后杀招。

“祖灵,杀了他!”

话音落下,血色光茧中,金阳王面容上满是狰狞杀意,指向了王宫上空的秦飞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