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文学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第一章

秦风眉头皱起。

他没想到这黑衣少年竟然如此嚣张。

看这少年模样,一身气息玄妙诡异,怎么看也不是简单之辈,既然年纪轻轻能够修炼到此等境地,定然也是某个大势力出身。

中域儒道盛行,这少年身上既然没有丝毫读书人的气质,不问可知,肯定是东南西北四域之地的某家真传!

让他奇怪的是,既然是一派真传,又怎会养成如此心性?

难道这家伙背后的长辈就没有好生管教?

他心中瞬间转过了许多念头,口中却是冷笑一声:“白痴!”

就算这黑袍少年是一家大势力的真传弟子又能如何?

他们御兽宗同样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小宗门小势力!

如果被人欺辱到了头上,他们这些被视为门面人物的真传弟子却选择忍气吞声,任人欺负,那么丢的可不仅是他们自己的脸面,丢的更是宗门的颜面!

周围修士人来人往,被这么多人看在眼里,以后若是传了出去,御兽宗的颜面何存?

“你……”

那黑袍少年被秦风这一生白痴给骂的愣了愣,紧接着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小子,你敢骂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呵,不但是个白痴,还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敢说动出则杀人的话语!”

秦风甩了甩袖袍,对怜星说道:“师姐莫要被这等无脑蠢货打扰了兴致,咱们继续逛街就是。”

说着,理也不理那被气得七窍生烟的黑袍少年,转身继续朝前方走去。

“混账!”

黑袍少年勃然大怒:“胆敢羞辱于我,给我死来!”

说话间他伸手往前一抓,一道漆黑如墨的鬼爪陡然探出,朝秦风身上抓去。

鬼爪一出,鬼哭神嚎,隐有厉鬼咆哮,在那漆黑的鬼爪上,更是带着凄厉无比的气势,抽魂夺魄,灭绝生机,威力强大,即便寻常紫府修士碰到了这等神通,也不敢丝毫大意!

看这鬼爪的威力,显然少年丝毫没有在意秦风的性命,也没有理会这里是何地,出手狠辣无比,一副致人于死地的架势。

“该死!”

秦风心中又惊又怒,没想到这少年竟然丝毫不顾五域各派会盟的事情,出手就施展此等伤人性命的神通。

他猛然转身,同样抬手一爪抓出。

爪出如龙,青龙探爪!

“昂……”

隐约间,一道青龙虚影从秦风身上呈现出来,仰天嘶吼,气势惊人。

青龙虚影跟秦风做出了一样的动作,伸出一只利爪,跟秦风凝聚出的龙爪重叠在了一起,威力倍增,砰的一声跟那少年的鬼爪撞击在了一起。

呼……

激烈的气浪激荡起了阵阵狂风,往两旁席卷而去。

砰!砰!砰!

一阵轻响,街道两旁的店铺门前全都升起了一层层防御禁制,挡住了这股气浪。

但街道上的修士就不可避免的受到不小的影响。

凌霄城既然号称中域有数的大城之一,城内修士的数量可谓是非常庞大。

虽然说最近五域各大宗门势力的老祖全都带着门下真传陆陆续续的赶来凌霄城,但城中数量最多的依旧还是普通修士。

这些从事各行各业的修士不可能具备多强的实力,虽然秦风两人的攻击并没有针对他们,但距离他们较近的不少修士还是被这股气浪给冲击的直接飞起,有几个修为弱的更是直接摔倒在地!

“小子,你找死!”

黑袍少年目中充彻着暴戾,脸上神色暴怒无比:“胆敢羞辱于我,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祭炼成厉鬼,永世受我驱使!”

“这里毕竟是凌霄城。”

秦风望着那黑袍少年,淡淡的说道:“虽然我也很想打死你,但看在凌霄殿的面子上,我就饶你一命,只把你打出屎就行了!”

“都已经被人家欺负到头上了,还看什么面子啊?”

旁边,李妙真跃跃欲试:“要不,我去一刀斩了他的狗头!”

“好呀好呀!”

怜星拍手笑道:“真真你快去,把他的狗头斩下来后看我一脚能不能踢到城外的那座山峰的狗洞里去。”

她性情虽然纯真,但却并非纯良,这些年在异界可也没少斩杀魔族高手!

柳玄灵倒是无所谓:“要杀就快点,莫要耽搁太多时间,我还想去前面逛逛呢。”

她也就是修为比那少年高了一个大境界,不然以她的性子,早就出手了。

秦风无语,这三位师姐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有个性。

李妙真嗜战如狂,心中战意一起,才不会在意这里是何地。

怜星表面纯真善良,但那是对待自家同门,在对待敌人的时候,她表现得很是随心。

至于柳玄灵更不用说了,秦风对自家这位师姐的了解最多,知道柳玄灵性格最是霸道护短,哪里会容许受到外人欺辱,这也就是最近这些年修为渐长,再加上又在凌霄城,她这才没有直接出手罢了。

否则若是在城外遇到这黑袍少年,她才不会在意对方的修为是否比自己低了一个大境界,恐怕早就打的这少年满地找牙了。

秦风感觉他们四人中,也就自己还算正常,不然真要按照三女的方式,恐怕还真会惹出大麻烦。

虽然无奈,但秦风还是拉住李妙真没让她拔刀,苦口婆心的劝道:“算了师姐,犯不着为了一个白痴坏了心情,如果你真一刀斩了这白痴的脑袋,今天我们就逛不成街了。”

“也对,那算了。”

李妙真倒是从善如流,把白虎刀往腰间一放:“那你快点,莫要耽搁太多时间。”

“师姐放心,我一向都很快的!”

秦风笑吟吟的说道。

虽然那少年一身气息浑厚丝毫不下于他跟李妙真,但他也没有太放在眼里。

因为他是御兽宗修士,除了本身的修为以外,还有灵兽可以召唤出来作战。

“啊……去死!”

眼看这几个人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力,尤其是那几个女人,甚至还在商议把他打败去哪里逛街,黑袍少年顿时压制不住心中怒意:“就凭你们,也配赢我!”

他袖袍一挥,陡然一条庞大的虚影从他衣袖当中飞出,张口咆哮一声,就朝秦风扑了过去。

“咦?”

看到那头庞大的身影后,不止秦风,包括李妙真、柳玄灵、怜星三女也都微微一愣,满脸诧异的望向那道身影。

那是一头龙!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第二章

“周成,多年不见,你居然还活得好好的,大道果然是公平的”太上老君似乎感触最多,当年他是惜败在一招之下,留下了咫尺之恨,今日雄心亿万丈,怕是想来个反其道而行之,“一饮一啄皆是定数,你不封印我们,我们如何能参悟大道,还取了你封印吾等的法宝,这些法宝早已炼化自如,今日便是鸿钧老师前来,也休想救得你!”

太上老君环视一眼其余三人,抬手收了天道,其余三人居然视若无睹,任他取之,看来这四人间已经有了什么默契,说不得眼前的周成才是最大的敌人

“阿弥陀佛,道友,当年你有恩与我西方教,今日道友大难来临,吾等二人便做主,保你师门弟子无恙便是”

接引道人一声长叹,似乎是感慨世事无常,任圣人也难逃一荣一枯,一兴一衰

“哈哈哈……一帮蝼蚁,杀了他们侧是脏了圣人手段”通天教主手中提着一剑,霍然就是当年周成四剑合一,封印众人的诛仙剑,居然被通天教主取了

“阿弥陀佛!”

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也齐齐显出了法宝,却是一盘古塔与七宝妙树杖

“开!”太上老君轻喝一声,顿时虚空一抓,一把比开天斧只小了三分之一的斧头出现在他手中,原来他早已经将盘古幡与太极图祭炼到了终极状态,返本还源,成就了三分之二的盘古斧他倒是想待杀了这周成,再去取了混沌钟盘古斧重现天地,岂不快哉

周成笑了笑,指着盘古塔,道:“老伙计今日你也要与我为难吗?大道无形,果然无那永恒定律”

太上老君道:“周成,你当年逆天封印吾等,早就应该想到,逆天之后必有逆天之罚,很可惜,这次的逆天之罚就是让吾等得了灵宝,涨了道行”

“周成,当年之辱今日一并赐还你若有何心愿未了本尊倒是可以代劳一番”通天教主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起来高高在上在他看来,当年这周成能够封印诸圣,所绮仗的不过就是这些灵宝,而今天的周成充其量就一把混元剑,不过看他样子似乎是知道大难来临居然连法宝都不用了

周成不置可否,淡淡笑道,“通天师兄,敢问琼宵魔君可好?”

“你!哼!”通天教主脸色一寒,顿时不好看了原来四位圣人前来之前,那琼宵居然自行了断了,根本不愿再面对这位昔日的“恩师“通天教主

“大道无形,天道无常凡人有因果,圣人又何尝没有因果当年我若不封印你们你们又如何有今日大成?”周成依旧淡定自若,仿佛千山云海过,兀自安道心

“哈哈哈……周成,你今日即便死,也不冤了你倒是个明白人”通天教主大笑道

周成似乎恍然无觉又道:“今日你们不大成不取了吾之灵宝,我地道又如何能成?大道之路越到最后,越是艰涩难行,尔等越强,不过犹如狂涛加身,推了贫道一般而已”

“你,狂妄至斯!”太上老君大怒道,他即便想立刻就杀了周成,但一听周成居然将自己等人的强大比喻成大海之狂涛,不能倾覆他也罢了,居然犹如雅着他在那大道之路上前进一般这,这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其余三位圣人的脸色也有些不

文学

好看了,这周成说话越来越玄,有些东西似乎比当年鸿钧在紫霄宫中所说的还要晦涩难懂

四个圣人,一个周成,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周成犹如岿然不动之亿万丈高山,任四个圣人气势与怒火暴涨,依旧是大海狂涛中的扁舟一

般,上下起伏,随风而动,却永不沉没

“唉……”周成长叹一声,望着天际道:“此次大劫,当为众生大劫,可怜多少修行高手,不过旦夕便化作齑粉,着实惨烈不过,如果他们觉得自己是最倒霉的人,那么他们就错了”

准提道人道:“周成小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成摇摇头道:“初脱大劫,不过三日之功却又再次遇劫,他们倒霉,却是不及

文学

各位了”

“这厮疯了”太上老君面皮抽动,顿时扬起了手中三分之二的开天斧,就要朝周成砍去

“今日叫你证道涅!”准提二人也齐齐施宝打来

“诛仙剑,正好送你一程!”

诸般先天至宝,抑或混沌至宝,不过瞬间便将周匝虚空全部碎裂,灵宝一卷,看似就要将周成杀死

周成恍然无觉,只是眼角溢出两行清泪,叹道:“亿万年苦修,今日终成大道大道无形,说容易不容易,说难,原来也不难诸事不过至简至繁,果然便是这般”

一道虚无之光闪过,周成身上仿佛多了些什么,盘古塔、七宝妙树杖、三分之二的开天斧、诛仙剑四件灵宝瞬间砸中周成,爆出万丈精芒“哈哈哈……”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第三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