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乱人伦小说|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文学

美妇乱人伦小说 第一章

而桃谷六仙瞪眼瞧着他,既不还礼,也不说话,令狐冲道:“这位是我师父,华山派掌门岳先生……”

他一句话没说完,封不平插口道:“是你师父,那是不错,但是不是华山派掌门,却要走着瞧了。岳师兄,你露的这手紫霞神功可帅的很啊,可是单凭这手气功,却未必便能执掌华山门户。

谁不知道华山派是五岳剑派之一,剑派剑派,自然是以剑为主。你一味练气,那是走入魔道,修习的可不是本门正宗心法了。”

岳不群道:“封兄此言未免太过。五岳剑派都使剑,那固然不错,可是不论哪一门、哪一派,都讲究‘以气御剑’之道。剑术是外学,气功是内学,须得内外兼修,武功方克得有小成。

以封兄所言,倘若只是勤练剑术,遇上了内家高手,那便相形见绌了。”

封不平冷笑道:“那也不见得。天下最佳之事,莫如九流三教、医卜星相、四书五经、十八般武艺件件皆能,事事皆精,刀法也好,枪法也好,无一不是出人头地。

可是世人寿命有限,哪能容得你每一门都去练上一练?一个人专练剑法,尚且难精,又怎能分心去练别的功夫?我不是说练气不好,只不过咱们华山派的正宗武学乃是剑术。

你要涉猎旁门左道的功夫,有何不可,去练魔教的‘吸星大法’,旁人也还管你不着,何况练气?但寻常人贪多务得,练坏了门道,不过是自作自受,你眼下执掌华山一派,这般走上了歪路,那可是贻祸子弟,流毒无穷。”

令狐冲心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风太师叔只教我练剑,他……他多半是剑宗的。我跟他老人家学剑,这……这可错了吗?”

霎时间令狐冲到是毛骨悚然,背上满是冷汗。

岳不群微笑道:“‘贻祸子弟,流毒无穷’,却也不见得。”

封不平身旁那个矮子突然大声道:“为甚么不见得?你教了这么一大批没个屁用的弟子出来,还不是‘贻祸子弟,流毒无穷’?封师兄说你所练的功夫是旁门左道,不配做华山派的掌门,这话一点不错,你到底是自动退位呢?还是吃硬不吃软,要叫人拉下位来?”

这时陆大有已赶到厅外,见大师哥瞧着那矮子,脸有疑问之色,便低声道:“先前听他们跟师父对答,这矮子名叫成不忧。”

岳不群道:“成兄,你们‘剑宗’一支,二十五年前早已离开本门,自认不再是华山派弟子,何以今日又来生事?倘若你们自认功夫了得,不妨自立门户,在武林中扬眉吐气,将华山派压了下来,岳某自也佩服,今日这等噜唆不清.除了徒伤和气,更有何益?”

成不忧大声道:“岳师兄,在下和你无怨无仇,原本不必伤这和气,只是你霸占华山派掌门之位,却教众弟子练气不练剑,以致我华山派声名日衰,你终究卸不了重责。成某既是华山弟子,终不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

再说,当年‘气宗’排挤‘剑宗’,所使的手段实在不明不白,殊不光明正大,我‘剑宗’弟子没一个服气。我们已隐忍了二十五年,今日该得好好算一算这笔帐了。”

岳不群道:“本门气宗剑宗之争,由来已久。当日两宗玉女峰上比剑,胜败既决,是非亦分。事隔二十五年,三位再来旧事重提,复有何益?”

成不忧道:“当日比剑胜败如何,又有谁来见?我们三个都是‘剑宗’弟子,就一个也没见。总而言之,你这掌门之位得来不清不楚,否则左盟主身为五岳剑派的首领,怎么他老人家也会颁下令旗,要你让位?”

岳不群摇头道:“我想其中必有蹊跷。左盟主向来见事极明,依情依理,决不会突然颁下令旗,要华山派更易掌门。”

成不忧指着五岳剑派的令旗道:“难道这令旗是假的?”

岳不群道:“令旗是不假,只不过令旗是哑巴,不会说话。”

陆柏一直旁观不语,这时终于插口:“岳师兄说五岳令旗是哑巴,难道陆某也是哑巴不成?”

岳不群道:“不敢,兹事体大,在下当面谒左盟主后,再定行止。”

陆柏阴森森的道:“如此说来,岳师兄毕竟是信不过陆某的言语了?”

岳不群道:“不敢!就算左盟主真有此意,他老人家也不能单凭一面之辞,便传下号令,总也得听听在下的言语才是。再说,左盟主为五岳剑派盟主,管的是五派所共的大事。至于泰山、恒山、衡山、华山四派自身的门户之事,自有本派掌门人作主。”

成不忧道:“哪有这么许多噜唆的?说来说去,你这掌门人之位是不肯让的了,是也不是?”

他说了“不肯让的了”这五个字后,刷的一声,已然拔剑在手,待说那“是”字时便刺出一剑,说“也”字时刺出一剑,说“不”字时刺出一剑,说到最后一个“是”字时又刺出一剑,“是也不是”四个字一口气说出,便已连刺了四剑。

美妇乱人伦小说 第二章

九玄天上罡风凌冽,非金仙不能独存。

修全意站在一块浮铁上面,这浮铁受罡风侵袭亿万年去腐存精,可以说是天下少有的锻造胚胎,但修全意的神色完全没有放在这上面。

他的胸前有几处掌印,嘴角也挂着血丝。

十八樽太古巨魔联手一击,果然不容小窥啊!

修炼到金仙境极致的十二臂不朽修罗金身,承受一击就差点被打爆掉,修全意心里暗想,也难怪鸿蒙道尊会说唯有真正到了诸圣道祖的巅峰境界,才能无视都天级神魔的数量。

七峰灵山从莲书空间里露出一角,黑衫军的战力就得以全面展开。

这时候就见十二臂不朽修罗金身微微一晃,苍古巨龙昂然扑出,与补天道篆合为一体,金光雷霆烁动的巨爪,就往谷之华、魏阳及诸太古巨魔猛扑过去。

修全意也不知道方啸寒他们何时能从时空通道遁出,可能是数日后,也可能是数年、数百年后,也可能永远就出不来。

不管是数日或数年或数百年或永远都不会再有后续的援兵过来,修全意知道他们绝不能守在这里被动挨打,一旦让谷之华从容不迫的组织攻势,太古魔族就会汹涌而来,甚至那些此时犹豫不决的太古魔族,也会加入对他们的围剿之中······

虽然始魔宗数百万年心机阴沉的布局里,最后将他算漏了,但谷之华等魔头这些年能将诸域人族玩弄股掌之间,又岂是能轻视的?

修全意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谷之华让太古魔神黑梵停留在时间废墟里吞噬神兽巨妖,而他与魏阳等魔尊、魔使则早一步进入三十三天召集祖魔旧部,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

始魔宗在太初界布局数百万年,魔神殿最终培养、聚集的都天级魔头,连同谷之华、魏阳、即墨池丘及寇司阳在内,也就二十一位;而谷之华在进入三十三天不到两百年间,就有十八樽太古巨魔,愿率部重归祖魔麾下,这已经是足以让任何人自傲的耀煌成就了。<>

十八樽太古巨魔第一时间率部重归祖魔麾下,还仅仅是第一步,修全意相信三十三天亿万太古魔族,此时必然有更多的太古巨魔们,被谷之华说得动心,但还没有最终拿定主意,还在犹豫不决······

修全意知道,他决不能让魔神黑梵有恢复真魔境界修为的机会,不然的话,他们所面对的不就是十八樽太古巨魔了,而可能是一百八十樽太古巨魔、一千八百樽太古巨魔!

不,即便让魔神黑梵恢复到都天级(金仙境)巅峰修为也不成。

魔神黑梵的本源魔识,是跟鸿蒙道尊一个层次的,而它那颗巨如山岳的真魔颅首,本身就是超越仙器法宝的存在。

太初界此时没有超越仙器的法宝,但不意味着荒古纪、太古纪时,太初界就没有超越仙器的存在,只是那些神级法宝都已经被诸圣道祖及诸神带走,用在开辟新的洪荒宇宙上了。

要说太初界及三十三天未来还有可能诞生神级法宝,唯一的希望就在魔神黑梵的这颗真魔颅首上了。

而仅凭着这两点,魔神黑梵一旦恢复到都天级巅峰修为,就会在金仙天尊层次无敌了。

不能让魔神黑梵的修为再恢复提升了!

太古巨龙与补天道篆合为一体,猛然往谷之华、魏阳及诸太古巨魔扑过去,修全意即分割鸿蒙大道印记,化为一道紫气神芒,往正极速炼化神兽血肉、神魂命魄的魔神黑梵掠去。

谷之华、魏阳与诸太古巨魔再度联手,将太古巨龙轰得鳞甲崩飞、龙躯几欲解体,但这时候也看到一点紫气神芒,往祖魔掠去。<>

“这时候分割大道印记,你想干什么?你以为玩这些小伎俩,能逃脱神魂湮灭的惨淡结局吗?”。谷之华冷冽的传念问道,但手下绝不放慢,这时候也将九龙神柱祭出,化身灭世冥龙,缠绕着六道轮回碑,与天道或神祗之力所化的太古巨龙厮杀在一起。

修全意虽然再度分出紫微神将法身、血煞魔影,但谷之华不信在他缠住太古巨龙之后,修全意还能以一敌十!

只是这时候修全意不惜自损修为,分割大道印记,还是令谷之华又惊又疑。

“黑梵不就是想吞噬我所修的鸿蒙大道印记吗,我现在白白的便宜它还不成吗?”。修全意冷冷一笑,紫微神将法身摧动焚撕裂天地,将六樽太古巨魔的联手攻势封住。

他怎么可能想不到黑梵、谷之华有可能在时空通道的缺口设下伏兵呢?

不管黑梵、谷之华在时空通道缺口设下的伏兵有多强大,修全意都必须率黑衫军杀进来,当然他们在进入时空通道也设想到种种预案,以应对种种突发情形。

谷之华猜不透修全意此时自损修为,也要分割鸿蒙大道印记的用意,就见那道紫气神芒一念间就掠至祖魔黑梵的真魔颅首之前,魔颅爆出一道血芒,似要阻止那道看上去完全没有杀伤力的紫气神芒接近。

“吼!”

这时候就听得魔颅巨口里

文学

一声撕天裂地的怒吼震荡而出,就见一道青狼虚形在一蓬往四面八方爆开的青芒中,就要从魔颅里冲出来。

青狼巨妖虽然在措不及防的被魔神黑梵一口咬碎妖躯、法身,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挣扎的余地了,但魔神黑梵想将它融有本源灵识、大道印记的神魂命魄都彻底吞噬、炼化,就绝非什么易事······

换作平时,青狼巨妖绝难逃神魂破灭,被彻底炼化的惨淡命运,他的本源灵识已经快要熄灭,大道印记都已经在渐渐融入黑梵的本源魔识之中,但在这时,修全意分割出的这道鸿蒙紫气,就是它的救命稻草——他的本源灵识在彻底熄灭前,也感应到这一点有如创世的生机!

这一瞬,就见紫气神芒扑入青狼虚形之中,但青狼虚形终究没有挣脱束缚,最后还是被黑梵的魔颅巨口吞了回去,但谷之华也彻底明白修全意的用意,修全意分割鸿蒙大道印记,是要让它与青狼巨妖的残魂融合。<>

或许黑梵最终将修全意分割的这道鸿蒙紫气与青狼巨妖的神魂都吞噬、炼化后,实力比预期的还要再暴增一截,但修全意的目的只是拖延黑梵的炼化时间而已。

青狼巨妖的神魂,对此时的黑梵来说,可以说是一块肥肉,但融入修全意分割的鸿蒙紫气后,就变成一块超级大肥肉。

换在他时,祖魔黑梵做梦都会笑醒,但在这时,这块超级大肥肉却会卡住他的喉咙口,令他吞咽不下,但也不能吐掉。

在此前的吞噬炼化中,他与青狼巨妖的神魂、大道印记已经有部分融合到一体,一旦因为青狼巨妖的神魂脱离而撕裂,就会对他的本源魔识造成难以想象的重创,可能需要数百万年就才能恢复过来!

······

修全意神魂本源所在的十二臂修罗金身在补天道篆的包裹下勉强没有再继续崩溃下去,谷之华还以为最后的决胜之机已经来临,但他紧接着看到修罗金身左肩长出一颗青面獠牙的狰狞头颅,就觉得他所化的灭世冥龙心脏处一阵阵的麻痹、抽搐。

十数外围的太古巨魔都齐吸一口凉气,外围没有涉足战场的太古巨魔倏然而退······

人族此子所修竟然是杀戮神族修罗诸部的最强神躯,除非那几头准真魔级的巨头此时赶来加上战场,不然胜算真是不大啊——既然胜算不大,没有便宜可占,他们还留下来看什么热闹?

谷之华也感应到那些围观的太古巨魔在退去,心里更是冰冷的绝望······

拳势牵动黑色焰流似的混沌漩涡不断,十二臂修罗金身的右肩、颈后又缓慢的生长出两颗青面獠牙的狰狞头颅······

美妇乱人伦小说 第三章

就这样,北河在万灵城一眨眼,又待了二十年的时间。而不出所料的是,他在万灵城的藏书阁一番查阅,根本就没有找到有关于那条能够移动的空间裂刃的丝毫信息。

所以他决定,只能等见到洪轩龙的时候,亲自请教这位在空间法则上,有极高早已的岳父了。

那条诡异的空间裂刃,这些年来一直都被他给封印在五光琉璃塔中。此物就像是死物一样,没有任何的动静。

如此也好,因为这样的话,至少这条空间裂刃不会给北河带来任何麻烦。

二十年后的这一日,只见北河盘坐在密室中,洪映寒则站在他的身侧。在他的一只手上拿着一只储物袋,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一枚玉简,贴在额头查看着。

玉简中的内容,就是他手中储物袋内都有些什么

文学

东西。

在储物袋中,是各种物资,这些东西也是洪映寒给北河准备的最后一批他踏入混沌之初需要用到的宝物了。

洪轩龙在数月前传来消息,告诉他可以启程赶往魔王殿了。

以整个万灵城的力量,为他准备了数十年的时间,北河手中的物资极为齐全。如果是现在他,重新从当年血灵界面那处须弥空间,要逃回万灵界面的话,比起当年绝对要轻松不知道多少。

只是混沌之初这地方,可比当年那条回到万灵界面的裂缝,凶险无数倍。即便是准备的足够充分,北河依然不会掉以轻心,绝对会全力以赴。

片刻后,北河将玉简从额头摘了下来,而后看向洪映寒道:“多谢夫人了。”

这些年来,他所需要的东西,都是洪映寒在亲身亲为的帮他准备,不说别的,城主夫人职责,此女还是尽到了。

“你我二人,哪里需要这么客气。”只听洪映寒道。

“这次为夫离开,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回来,这些时日中万灵城就交给夫人了。”

“夫君放心吧,这些都是妾身应该做的,有娘亲的协助,此城会井井有条的。”洪映寒点头。

“既如此,那为夫就先走了。”北河道。

说完后,他就站了起来。

一路向外行去,北河伸出手来,揽住了洪映寒的柳腰,打开密室的大门后,一步步向外行去。

此刻洪映寒还感受到,北河的手掌,放在她的柳腰上不断摩挲着,一副极为惬意享受的样子。

如果是常人看到,必然会暗道一声老色鬼。

但是这一幕在万灵城,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当北河出现在议事大殿,只见已经有两人等待在了此地。这两人乃是万灵城中的两个法元期魔修。

其中一人是个络腮胡大汉,还有一人是一个极为瘦高的青年男子。

“此行就有劳二位长老随行了。”

方一出现在此地,北河就看着二人含笑开口。

“城主实在是客气,应该的。”二人也极为谦虚的回了一礼。

作为一城之主,北河要前往海灵族的天海城,有两个法元期的长老陪同,确保他的安危,这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跟洪映寒告别之后,北河又给洪夫人传信通知了一声,接着他就和这两位万灵城的长老,一同离开了此地,前往了天海城。

因为万灵山脉被北河派人清洗了一番,所以沿途他们没有碰到任何的凶险,到了属于海灵族的无心海海域后,虽然偶尔有碰到一些修士,但是当感受北河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全都选择退避三尺,不敢靠近招惹。

所以此行北河三人很顺利的,就赶到了天海城。

到了此地后,北河因为有洪轩龙给的令牌,所以他直接前往了传送大殿。

到了传送大殿之外,他就跟随同的两位法元期长老道别了。

接下来的路程,需要他自己赶路。

让北河意外的是,踏入传送大殿之后,他发现在此地竟然有不少人,这些人的修为从无尘期到法元期不等,各个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颇为浑厚。足以看得出,他们的实力比起同阶修士要强那么一两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