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大白腚

文学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一章

爱德华动力公司旗下一直都有汽油发动机部门,不过不过不管是技术水平和规模实力都和尼亚萨兰发动机厂差距较大,差不多就是半死不活。

罗克一向鼓励相互竞争,优胜劣汰才能做大做强,爱德华动力公司也终于决定扩大汽油发动机部门,和尼亚萨兰发动机厂一较高下。

“别抱太大幻想,咱们的汽油发动机连迪塞尔动力都不如,怎么和尼亚萨兰发动机厂竞争?”弗里曼比较悲观,三大动力公司各有所长,爱德华动力公司这一次主动出击,也是福祸难料。

其实在工艺水平这方面,三大动力公司不相上下,都有足够多的技术工人,机器设备也都很先进,主要差别实在专利数量上。

别看距离南部非洲生产出第一辆汽车还不到20年,这20年来积累的专利数量还是非常恐怖的,三大动力公司手里都有足够多的专利,足以形成技术壁垒,要购买专利技术,那就势必会增加成本,进而影响到产品竞争力,搞不好赚不到钱还会赔钱。

所以去汽油发动机部门并不一定是好事,成功了一步登天,失败了恐怕就就会被打入冷宫。

“尼亚萨兰发动机厂优势巨大,可也不代表我们就毫无机会。”杜威对爱德华动力公司还是有信心的,这些年爱德华动力公司也积攒了不少专利,每年也能从尼亚萨兰发动机厂获得不少专利授权费,关键是以前爱德华动力公司专注于船用动力,才在汽油发动机上,和尼亚萨兰发动机厂差距越来越大。

“原来你们在这里——傅,我可以坐下吗?”布鲁克根本没有客套的意思,直接坐在傅伟的身边。

“为什么食堂每天都提供这些菜,就不能换一个吗——”威廉在傅伟的对面坐下,餐盘里是一块煎金枪鱼,一个鸡蛋灌饼,一份使用草莓和苹果制作的水果沙拉,上面淋了一层厚厚的奶油。

鸡蛋灌饼是一种东方传统小吃,使用鸡蛋和面粉制作,先把饼烤的两面金黄,然后再把和肉馅打在一起的鸡蛋灌进去烤熟,味道非常不错。

为了充分照顾华裔员工和白人员工的胃口,爱德华动力公司的食物种类丰富,营养搭配合理,而且物美价廉,这样的一顿饭,在外面的餐馆差不多要一兰特,在爱德华动力公司的食堂,一个月也才三个兰特而已。

相对来说,爱德华动力公司的薪水还是很不错的,傅伟这样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新员工,每个月也最少可以拿到15兰特,而且会以每年百分之十的增幅增加。

“我刚才看到有馅饼和披萨——”傅伟还在看他的《汽车工程手册》,杜威倒是不介意聊天。

很多人认为吃饭的时候聊天不利于消化,不过杜威并没有这方面的顾忌。

“馅饼和披萨哪有这个好吃,这叫什么?鸡蛋饼?”威廉嘴上抱怨,胃口却很诚实。

“鸡蛋灌饼——”杜威随口纠正,食堂提供的食物种类很丰盛,杜威和傅伟要的都是炸酱面。

当然也少不了新鲜的水果沙拉,不过杜威和傅伟都没有要太多的奶油。

“没错,就是这个,听名字就很好吃——”威廉很挑剔的把鱼皮用叉子扒下来扔到一边,杜威叹息摇头。

吃鱼不吃鱼皮,就像啃猪蹄不吃猪皮一样浪费。

当然有些人就是不爱吃,这也因人而异。

不仅仅是鱼皮,威廉还不吃鸡蛋灌饼的饼,只把里面的鸡蛋吃完,然后就把饼整个扔掉。

“你太浪费了,在家吃饭也是这样的吗?”这下别说傅伟和杜威,连弗里曼都看不过眼。

“不好吃为什么要吃?”威廉理直气壮,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

“那么不想吃为什么不要别的?”弗里曼不惯威廉的臭毛病。

弗里曼自幼在英国长大,没有南部非洲这么好的条件,小时候经常挨饿,对于食物有种近似虔诚的态度。

威廉则是在开普敦出生,随家人来到德兰士瓦的时候,布尔战争已经结束,对待食物的态度并不敏感。

说白了就是没挨过饿,长着一张从来没被人欺负过的脸。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威廉顿时不乐意。

“你可能不知道,世界大战期间,就连国王都要每天节省一个英镑用来支援前线。”弗里曼正色,英国也有类似皇帝每天种地都用金斧头之类的传言。

“那是英国,和我们南部非洲又有什么关系?”威廉不屑一顾。

人生两大错觉:跟你有什么关系?跟我有什么关系?

眼见火药味渐浓,傅伟默不作声收起手里的《汽车工程手册》,准备换一张桌子。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二章

由刘兴华发起的倡仪,原本在二战之后才成立的联合国,最终还是提前了。尽管刘兴华不知道,成立联合国之后还会不会有战争,但联合国总部设在大华,总归是铁一般的事实。

欧洲各国百废待兴,历史上本应在一战捞取最大利益的美军,这次却被坑了个彻底。虽说本土没经历战火,可在一战中牺牲的官兵数量,同样让美军元气大伤。

相比之下,反倒是大华国成了一战最大受益国。夺回了被侵吞的领土不说,还成了亚洲无敌手的霸主。甚至可以说,亚洲已经是大华国的后花园。

这些陆续成立民主政府的亚洲各国,对于组建联合国的倡仪,自然也是极度支持的。对这些小国而言,加入联合国至少就拥有了国际认可的机会。

亚洲方面各国参加的席位,自然是刘兴华说了算,至于其它几个大洲的国家,自然也是那些大国说了算。但成立联合国之后,有些事务或许直接谈判解决之后。

小规模的战争跟冲突,只怕避免不了。可大的战争,要打起来的话,除非又是席卷n个国家的大型战争。不然,没几个军事大国允许,随意开战只怕不太可能。

考虑到有些国家路程太远,现在各大洲的来往,也跟后世不太一样。刘兴华提前半年多,跟几大常任理事国达成协议,便开始筹备着联合国总部的建设。

如今在大华国,只存在各国的领事馆,至于租界这种污辱性质的地方,自然已经没有了。考虑到这是国际性的组织机构。联合国总部最终选择设在上海。

将原来的英法租界跟十里洋场,重新规划一番之后,那里就成了联合国总部的办公大楼。那些洋人们留下的建筑,自然就不会拆除了。

有这个总部在,未来上海也将成为大华国。对外贸易最繁华,洋人聚集最多的城市。想来这个国际大城市,会同历史一样延续下去。

对于大华国拥有这样的地位跟荣誉,大华国的百姓自然高兴的很。而百姓们都清楚,给他们带来这些荣誉的,正是他们敬爱的总统刘兴华。

那怕国内依然有些政治团体。叫嚣刘兴华是个独裁统治者。可其威望在大华国,真的无人能及。加之对军队的掌控力,单纯的叫嚣一点用处都没有。

随着周边地区的稳定,大华国的工人跟百姓,似乎又多了一个选择。那就是出国创业或就业。相比清朝时期的下南洋,如今去南洋各国的大华人,一点都不用担心害怕。

在各大民用港口,都有专门航行南洋各国的客轮。只需要购买车票,就能游历这些南洋各国。而各南洋诸国政府,对大华人都表现的极其友善。

那怕有些本土的百姓,仇视这些在南洋定居的大华国,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原因很简单。在南洋各国大华都驻扎有部队。同时大华人,能拥有合法配枪的权利。

说到底,刘兴华给这些南洋各国。一定的国家治理权。可在涉及军事的问题上,刘兴华都控制的比较严密。那怕各国内卫部队指挥官,都是大华籍的军官担任。

这样做,虽然看上去有些过于霸道。可相比当年这些国家,承受其它国家殖民时,大华国对其的管控。无疑要松上许多。这一点,南洋政府要员们都清楚。

除此之外。如果大华国的人,在当地真的触及法律。或者造成恶劣影响。派遣各国的领事馆,也会对他们实施严厉的惩罚。并不存在过度包庇的情况!

正是这种给予优惠,却又约束国民守律的方式,让出国创业跟就业的大华人,都表现的很友善跟友好。而刘兴华相信,长此以往下去,大华的影响力会一直存在。

半年之后,六个常任理事国的总统跟皇帝全部出席成立仪式。其它一些小国,那怕最高元首没来,也派遣到了代表团,出席这次盛大的成立仪式。

在第一次联合国大会上,首轮主席国自然由大华国担任。而轮值主席国,未来也是一年一换。但有资格担任的,只有六个常任理事国。

其它非常任理事国的代表,以及普通联合国成员代表,只有议事跟提出倡议的权力。虽说有些小国觉得利益太小,却也不敢公然反抗六大国的决议。

有联合国这个机构在,

文学

六个常任理事国,在关于殖民国利益的问题上,也用不着撕破脸开打。大家有事好商好量,总比动武要强的多啊!

亚洲,自然不用说,刘兴华肯定不会让各国插手。就连一直不同意菲律宾建立民主政府的美国,在经过一番商议之后,最终还是撤出了菲律宾。

这等于说,唯一一根扎在亚洲的钉子,也被刘兴华给拨除。而刘兴华开出的条件,就是不参与兰芳国的复国行动。这等于说,是跟美国讨价还价。

如果美国不让出菲律宾,交给大华国管控的话。那么大华国就会资助,兰芳国的复国组织运动,最终在美国本土掀起反抗战争来。

就眼下的情况,美国人不敢赌。那怕他们在一战中,没怎么伤筋动骨。可相比大华,美国自问军事跟实力都不如。所以,他们不敢赌。

最重要的,他们在菲律宾的殖民,已经到了名存实亡的地步。那怕依然驻扎有陆军跟海军,可眼下整个亚洲都是大华国的,这些驻军实际也危险。

若不是大家都需要顾及一些脸面,大华国执意插手的话,只怕美国人也抵挡不了。大家各取所需,美国人也觉得划算,便很快达成了相关协议。

这次殖民利益的交换,也跟欧洲四大国提供了参考。他们也真正发现,打来打去确实没必要。只要同等利益交换,为什么就非要战争呢?

现在一场战争。大家看上去似乎都吃亏。还不如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如何分享那些殖民国的利益呢!而联合国的存在,无疑创造了这个最佳的谈判场所。

用不着电文满天飞,也用不着各种迟缓的请示之类。只要有矛盾纠纷。大家关起门来商量一番就好。实在不行,私下再交交手,胜了的人说法。

相比动不动举国动员要强上不少啊!

在联合国会议期间,常驻联合国的各国代表或一些元首,也借着这个机会,对大华国进行了一番考察跟访

文学

问。对于大华国发生的巨变。各国都表示非常的震惊。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第三章

坤宁宫,

张皇后接过一碗莲子羹,呈到弘治皇帝面前:“臣妾听闻,严成锦请罢红花税目?”

弘治皇帝面色微微一滞,心知张家那兄弟来告状了。

“朕未准许,皇后不必劳心。”

“臣妾想请陛下,罢止红花税目。”

弘治皇帝怔在原地,微微转过投来,目光对准张皇后的眼睛:“百官有人对皇后说了什么?”

“是臣的兄弟,臣妾与后宫女眷享用红花,不知红花采摘劳民伤财,臣妾已下旨,日后宫中用高丽参粉。”

弘治皇帝想了许久,不觉得是张家兄弟能干出来的事。

半个时辰后,萧敬回来禀报:“陛下,寿宁侯和建昌伯在坊间,售卖高丽参粉,说是有补阴采阳,强健体魄,永驻容颜的效用。”

“卖了多少?”

“奴婢派人去看时,已售大半。”

弘治皇帝的脸色渐渐变为阴沉:“将他们抓进宫来!”

萧敬微微抬头:“可是,此药为汪神医亲口散布,奴婢派人去查,是严成锦指使。”

废红花税目?

弘治皇帝怔住了,怒意渐渐散去,此子在朕面前不提,却以这样的手段。

心情颇为复杂,不知该夸还是该罚此子。

萧敬心中得意,严成锦破防了,今后在陛下眼里,就是两面三刀的人,活不长久。

此时,门监走进来禀报:“陛下,严大人来了。”

严成锦走进大殿中,献上一枚免死金牌:“臣虽未违抗圣旨,却逆了陛下的心意,归还一枚金牌给陛下。”

虽说,娘娘开口请乞废除,八成能成。

但他在陛下心中洁白的人设,受到了极大伤害,需主动来坦白,否则,陛下会以为他有城府。

“朕说不许再提,你却还敢唆使国戚!”

严成锦道:“臣正是来请罪,将陛下赐给臣的免死之物,归还陛下。”

特意将免死二字咬的极重。

萧敬底下头,生怕被弘治皇帝注意到嘴角的笑意。

咱的好日子来了。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鼻子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了,鼻息沉重:“严卿家,不愧是朕的顾命之臣!”

啪嗒!

萧敬的云展掉到地上,震惊地看向弘治皇帝,是咱听错了,还是陛下糊涂了?

可他转头时,正逢遇上弘治皇帝通红的双目,视线凌厉无比。

“奴婢该死!”

忙跪在地上,将云展捡起来。

严成锦愣住了,思索陛下的举动,幸亏,今日来奉天殿劝谏。

弘治皇帝心知宁夏疾苦,还要背这样的税赋,心中亦动摇过。

可为了补偿张皇后,还是未开口,虽怪严成锦私下动作,可他亲自来坦明时,怒意却消散无踪。

“回去吧,朕不要这破牌子。”

严成锦也不客气,顺手揣回怀中。

早朝时,弘治皇帝下旨命户部除去宁夏和松江府的红花税。

百官宛如石化般站着,此税如蛆附骨,多位大臣请乞多次,竟这般轻易就废除了。

谁请乞的?

诸公茫然四顾。

杨随守看向严成锦,只见他持着芴牌站在原地,倒不像是他请乞的样子。

此事彰显陛下奢靡,就像看人出丑般,严成锦有自知之明,并不想揽功。

“此事如此作罢,诸公还有事要议吗?”

大殿中一片死寂。

弘治皇帝看向萧敬,站起身来:“退朝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