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难逃 车厢 (h)by清糖

文学

全家大杂乱 第一章

又是一天一夜后。

此刻,六道轮回俨然完成了自己的全部任务,将一个充斥着六道轮回之力的巨大先天古玉,彻底的融进了地府之中。

此物与地府相通相连,双方互相扶持稳定,可保后世无限繁荣,以此接引四界亡灵往生轮回的权利,此刻就由阎君所领导了。

“主人,幸不辱命,我已成完成了六道轮回的制造。”六道轮回屁颠屁颠地跑到庄含的身边,一脸嬉笑地说道。

“干得不错,以后你就留在地府,或者是去哪里都行,今后不再会有人束缚你了,我可以感觉的到,你十分渴望自由。”庄含冲他笑道。

“啊?!为什么?难道是我又哪里做的不好吗?”六道轮回闻言,顿时慌了,以为自己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要被摧毁。

“不,你做的很好,我很满意,你不要有任何心里担忧,我不会害你的,对于你自己来讲,你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赫的家伙,

相反,你只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在拼搏,现在一切局势都可以逆转了,你犯下的过错,与如今做出的功德,也多多少少可以相互抵消了,

所以,我以后再也不会限制你了,你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知道了吗?”庄含笑道。

“真的吗?谢谢主人!谢谢主人!我以后定当尽做善事,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六道轮回一脸他妈激动坏了地说道。

他这辈子就没谁对他好过,就算是一句表扬的话都没有,然而庄含竟然夸他,还夸的这么带劲,这一下子就让他激动坏了。

“当然了,以后等你发达了,别忘了这四界就好。”庄含颔首说道。

“哈哈,这哪能啊,以后我出息了,肯定回来造福一下,您都这般本事了,还回来看看,我肯定也会回来的。”六道轮回嬉笑说道。

“嗯,苏晨,你身为复苏之灵,身具生命之道,以后前途无量,你二人我都不会束缚了,今后你也不要再以什么我的仆人自称了,天高任鸟飞,只希望你以后能回来看看。”庄含又向苏晨说道。

“是,大人的心胸乃是我平生未见的,早在混沌时期,我就看遍了各种欺诈,贪婪,而您身具最强之力,却丝毫不滥用,我很佩服,您说的话,我都会好好记住的。”苏晨十分恭敬地回应道。

庄含看着二人脸上洋溢的激动神态,一时间心底无限温暖。

这俩至尊境大佬在四界,可谓是横着走都无人敢看上一眼,只是这二人都遇到了更变态的庄含。

这要是放在以前,庄含肯定是不会撒手的,但是现在的他始终都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贯彻他的整个信

文学

念,说白了,就是善良。

之后,这二人的选择赫然是走出四界,向着那一片更加浩瀚的远方,实践着自己的能力。

众人见状,纷纷与这二人开始道别。

“苏晨前辈,一路走好!记得回来看看!”

“您帮助了我们这么多,今后有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千万别客气,我们会很想念您的。”

……

地府土著们一句又一句的赞扬,可谓是把这位复苏之灵苏晨抬到了一个异常伟岸的高度,阎君在一旁听着,心底那叫一个没滋没味啊。

全家大杂乱 第二章

“你说你凭什么?”

陈煌目光深邃的看着叶枫。

叶枫一怔。

脑海里不由得出现了这个问题已。

凭什么?

凭我两世为人,先知十几年的信息?

虽然第一时间出来的答案是这个,但是叶枫似乎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但是仔细一想,又有点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我知道,或许你想说,这些都是你靠自身才华努力来的。”

陈煌看着叶枫继续说道:“但是你不觉得你赚钱的速度有点太快了吗?快到令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地步,他们会想,你公司是做什么的,怎么可以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累积千亿的身家呢?”

“如果你完成从无到千亿这一数字用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没有人会说你,只会说你厉害,眼光长远,但是你用的时间太短了,真的太短了,短到你无法隐藏自己,短到别人无法忽视你的地步,别人只会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叶枫只用了四五年的时间就赚取了一千亿的身家。”

“当然。”

说到这里,陈煌停顿了一下,凝视着叶枫说道:“也不是不让你赚,你能赚这么多钱是你叶枫的本事,不过得知道一件事情,首先是你在这个国家,你有这么好的经商环境,你才能赚这么多钱,另外,你是从大众身上赚到的这么钱,大众属于谁?属于国家,他们都是国家的一份子。”

叶枫没说话,抬头同样看着陈煌,第一次,从陈煌的话里听到了沉重和束缚。

“感到压抑了?”

陈煌蓦然笑了起来,点了一根烟说道:“其实我跟你说这些倒不是为了让你感到压抑,只是想给你一个大概的意识,老祖宗说的好啊,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前鉴不远,覆车继轨,在你和我看来,你赚这么多钱,都是靠你的能力,但是在别人看来不一定这么想,所以呢,你以后要好好在国内倒也没什么,赚钱嘛,你自己的能力,上面的人也不会说你什么,但是当你想要把钱带出去的时候,弄不好就要有问题了,用直白点的话来说,就是看你不爽,借着我的平台,从我的人民身上赚了这么多钱,然后你想跑,哪那么容易?”

“其实我也知道你有这方面的大局观。”

陈煌接着跟叶枫举例子:“打个比方,就说你当地人,然后外地人从你这里,依靠的资源,依靠你们本地人赚了很多钱,然后赚完钱想跑,你心里会乐意吗?也许你会说乐意,但是我告诉你,人性上来说,绝大部分人心里都会不乐意,哪怕是没有这外地人,他们也赚不了这么份钱。”

叶枫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荀子的观点是对的,人之初性本恶是对的?”

“倒也不能这么说。”

陈煌摇头,拿过两个水杯,往里面倒水,都是倒到一半的时候停止了:“人之初性本善与性本恶之说,自古就有争论,我倒是觉得各占一半,并且是可以在善恶之间来回切换的,就像两杯水,水位在中间的时候是一个平衡,一旦打破了这个平衡,问题就来了。”

说到这里,陈煌不再去管两杯水了,抬头对叶枫说道:“这样说起来有一些复杂,反正善恶不是绝对的,很多时候是相对于对方相处的处境来决定善与恶的,倘若你过的很好,那么大多数人对你不一定有恶,但也绝对不会有善,但是当你的处境很差,甚至得了绝症的时候,大多数人就会对你善了,因为你是弱势,人性不同情强势,甚至嫉妒强势,但同情弱势。”

叶枫咀嚼了一会陈煌说的话,接着看着陈煌笑了起来:“你很少跟我讲这些,怎么今天有闲情了?”

“因为你爬的太快了。”

陈煌缓慢的说道:“说真的,当初仲爷让我去接触一下你,看看能不能给你一个梯子让你爬上来,我开始的时候也没当回事,毕竟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跟我根本不是一个圈子,就算我给你一个梯子,你也挤不进来我的圈子,不管是硬实力,又或者经历见识,都不是在一个维度,你也没往心里去,我把你当兄弟才跟你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就好像你一个小学生,我们是大学生,强行把你拉进我的学校,你能跟别人谈的来吗?也谈不来的是不是?所以我就把你交给了周一航。”

全家大杂乱 第三章

“真的假的?”罗子凌很意外。

居然比他表现的还要积极,这有点不正常。

“当然是真的!”杨青吟很认真地点头,“婚姻大事,岂可儿戏!”

“不是!”罗子凌摇头,“你答应的太爽快地了,我心里不踏实!”

杨青吟白了罗子凌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那行,你直播一个向我求婚的场景,得到无数的人祝福后,我们再去登记?”

“这主意好!”罗子凌拍手称赞。

于是,罗子凌精心策划了一场求婚的节目,让全世界亿万观众见证他向杨青吟求婚的过程。

杨青吟也有一定的表演天赋,在罗子凌直播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并没有爽快答应,而是提了很多要求。罗子凌一一满足后,她才接受他送的花,让罗子凌戴上了戒指。网络上又为之疯狂,无数少女为之心碎,无数吊丝男为之兴奋,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有这样浪漫的事情遇到。

罗子凌之前从来没在什么平台直播过,但在答应了杨青吟后,他精心准备了一番,还联系了直播平台,表明了意思。

被他选中的那个直播平台的负责人确定了这一情况后,幸福的差点晕过去。

只不过,平台并不敢大张旗鼓地宣传,只是悄悄地做好了准备。

在直播开始后,他们才敢宣传。

而且,他们预料到的情况都发生了:观众蜂拥而来,带宽严重不足,一些用户出现卡顿情况。

这个平台最著名的直播明星,最大日观众才不到五百万。

而罗子凌这个第一次在平台直播的新主播,第一场直播就来了近亿观众的观看。

为罗子凌打赏的人几千万,虽然大半是小额打赏,但总打赏额超过了几个亿。

更重要的是,罗子凌的这次直播,让这个平台一骑绝尘,将其他平台远远甩在了身后。

不过,这个平台最终的命运,还是被罗子凌收购了。

当然,这是后话。

接受了罗子凌的求婚后,杨青吟再正色地对罗子凌说:“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想办法处理好所有事情。我处理的这些事情,你就别干涉了。需要征求你意见的地方,我会找你问的。”

“行,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罗子凌没犹豫就答应了。

杨青吟没好气地瞪了罗子凌一眼:“你答应的太爽快,我心里也不踏实!”

“我罗子凌的老婆,就该有一定权威性,让其他人都听命于你。”罗子凌大手一挥,丝毫不在意,“如果谁敢不听你,你拿出主母的威严来就行了。如果他们还敢不听你,那我帮你收拾。”

“那好!”杨青吟点了点头,又提了另外一个要求:“过两天,我想去祭奠一下我爷爷和青叶。”

罗子凌并没拒绝:“我陪你去!”

两天后,罗子凌陪杨青吟去了埋葬杨远山和杨青叶的公墓。

方东讯和凌海宁也同样埋在这个公墓里。

在祭奠杨远山和杨青叶之前,罗子凌拉着杨青叶去了方东讯的墓前。

“原本以为你会让人大吃一惊,没想到你依然是志大才疏。”罗子凌着在方东讯墓前,注视着墓碑上方东讯的照片,轻声说道:“我知道,你策划了很多事情,但最终却陷入杨青叶所布的局中。你没想过,杨青叶比你还要狠。你死的最窝囊,估计你会死不瞑目。还有,你们两个都不是我的对手,只不过,我的卑鄙程度没你们甚而已。如果我和你们一样卑鄙,那你们早就死了好多次了。”

“我当然不会和你们一样卑鄙,不然我不可能有现在的名声,也不可能有现成的成就。我们之间的争斗,并不是成王败寇这么简单。就比如现在你们的死,几乎没什么价值。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你们。”说到这里,罗子凌冷笑了几声。

“如果有在天之灵,你们应该能看到,我取得更高成就的那一天。没有人比我出色,你们几个加起来也不如我。”

将这几句心理话当着杨青吟的面告诉了方东讯的在天之灵后,罗子凌拉着杨青吟去了凌海宁的墓前。站在凌海宁的墓前,罗子凌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地“呸”了一声后,就拉着杨青吟走了。

来到杨青叶的墓前,罗子凌拉着杨青吟的手站定,很严肃地说道:“一直以为,我会是你的偶像,让你一辈子追随,没想到你一直想证明自己比我厉害。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的信心。其实,你想让自己的爷爷和父亲知道自己的厉害,根本没必要用将我踩在脚下,甚至杀了我证明。你在其他方面做出成绩,就已经能证明这一点了。那样的话,我肯定会帮你,助你成功。毕竟,你是我的小舅子。”

“你N次想杀我,而我只还击了一次,就分出了胜负,真是对不起了!”

杨青吟一直沉默不语,在杨青叶的墓前站了一会后,她蹲下身子,静静地看了一会杨青叶的照片后,再伸手抚摸了几下。

“我不知道你死前是不是后悔了,但我真的希望你后悔。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比利益重要,你舍弃了这些,最终落败了,也只能怪你自己。希望你在另外一个世界,能活出自己的本色来,做个最强大的……人!”

在杨远山墓前站定的时候,杨青吟又忍不住掉眼泪了。

“爷爷,一直以为你最疼我,但没想到,你最终会舍弃我。你为家族的繁盛操碎了心,这一点我能理解,但我不能接受你的所作所为,毕竟我是你的亲孙女,我血管里流淌的是杨家的血。我一直相信,合作比对抗能收获更多,为什么一定要将别人踩在脚下来获取成功呢?”

“子凌曾将你从死神面前拉回来,你为什么不感激,将两家的恩怨都化解呢?你觉得,杨家和方家联合,就一定能将凌家和罗家踩倒呢?大家将利益维系在

文学

一起,共同进步,将主要争斗的方向放到国际上,不是更好?为什么一定要恩将仇报?能让你多活很多年的人,怎么就不能当恩人看待呢?”

“我真的想不通!”

“请恕孙女不孝了,以后我将走自己的人生路。或许真的是女儿外向,现在我的心里,丈夫和孩子及家庭的和睦,比什么都重要。”

“希望你的在天之灵,能祝福我,不要责怪我!”

杨青吟说完,拉着罗子凌,郑重地向杨远山的墓碑鞠了三个躬。

然后,拉着罗子凌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杨青吟一副坚毅的神情,罗子凌心里松了口气。

她清楚,杨青吟已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心结完全消除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