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文学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一章

原两界武者为了抵挡灵裕界的入侵,双方在这片星空展开大战,最终将这片三万里星空打得一片稀烂。

如今大战虽然已经落幕,然而这三万里星空却已经成为了一片常人难以立足之地,哪怕是五阶武者,轻易也不敢深入这片充斥着虚空裂缝、空间断层以及虚空乱流的地方。

不仅如此,因为这片虚空当中尚有六阶存在对抗的余韵,导致这片破碎的虚空还有向外扩散的趋势。

为了避免这片破碎的虚空最终波及到天外穹庐,同时也是为了不让那些失陷在这片虚空当中的各类天材地宝最终消散,四大洞天宗门中的四位六阶存在最终选择联手将这片虚空封禁起来。

“此番两界大战,双方身陨的五阶高手超过了四十位,再加上损失的元罡化身,光是各类天地元罡加起来恐怕都已经过百,但在大战过程当中,这些天地元罡多已经被击散化作元罡精华到处飘散,如此单轮元罡精华的话,数量可能要上千!”

“其中灵裕界武者在撤离之际肯定收集并带走了一小部分,而两界武者收敛的数量肯定要多过匆忙撤离的灵裕界武者,但失陷在这片混乱虚空当中的怕不是也要占一半儿左右。”

寇冲雪向着商博、商夏组孙二人解释着这片虚空被封禁的原因,道:“如今那些被卷入虚空乱流中的元罡精华,便是六阶存在想要从中剥离出来也是一件极其繁琐的事情,只能等封禁当中的虚空乱流渐渐平息下来,或许到时候内中散溢的元罡精华又会自行凝聚成完整的天地元罡。”

商博想了想,道:“数十、近百道天地元罡,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看来四大宗门此举也是想要向各大宗门表明他们并无独吞之意。”

寇冲雪点头道:“我已经从元辰派那里得到消息,四位六阶老祖经过大致推算认定,这三万里虚空大约每隔二十年便能由外围向里平息三千里,届时封禁也会向内收缩两千里,不过此番参战的各大宗门也有资格派遣门下的四阶高手入内趁机找寻流散而出的天地元罡或者元罡精华。如此各方宗门便有十五次入内的机缘,直至三百年后这片混乱虚空最终平息封禁彻底解除。”

商博闻言笑道:“也就是说今后这片虚空便会成为一处留给后辈门人子弟机缘之地了?不曾想这样一处机缘和风险皆存之地乃是由我等亲手造就,想必日后我等事迹也会随着这片虚空封禁的存在而广为流传,最终成为这方天地的传说。”

商夏却撇了撇嘴,道:“二十年才能进入一次,而且还指定只能由武煞境武者才能进入,岂不是摆明了要断我等机缘?”

商夏从步入武道超凡之境开始,至今也还不到二十年的时间。

二十年之后,这片封禁虚空中的东西于他而言恐怕都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寇冲雪和商博二人相视一笑,商博笑道:“对于常人而言,二十年

文学

时间能够等来一次进阶五重天的机缘,已经算是难能可贵!哪怕是修为达到五重天之后,能够用二十年的时间多练就一道本命元罡,也是一件极其难得的事情。你个人情况特殊,不要将你自己的经历与其他人类比。”

商夏撇了撇嘴,道:“就当您这是在夸赞孙儿我了。”

寇冲雪也道:“此番大战能够活下来的,每个人多少也有些收获,纵使损失了元罡化身之人,也需要时间重新练就本命元罡进行恢复。”

商夏犹自不甘道:“那些身陨在这片虚空中的人,留下来的可不止元罡精华呀!”

寇冲雪、商博二人哑然失笑,一行三人此时已经来到了天外穹庐之外,其余幸存下来的五阶高手此时大多也徘徊在天外穹庐内外。

也就在这个时候,凡是这方位面世界当中所有能够感应到天地本源的武者,冥冥中都感应到了一声如同叹息一般的声音。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二章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潜进去看看,若是被祝门的人发现了,你们给他们看这个东西,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们。”祝明朗将自己的身份腰牌递给了黎星画,并让小白岂留在他们身边保护他们。

“小心一些。”黎星画说道。

“恩,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不然安王不至于在第一次中连脸都没露就人没了。”祝明朗说道。

黎星画听到这句话,不知该笑还是不该笑,公子要是一名预言师的话,他应该能把所有事情玩出花来。

祝明朗很希望牧龙师的灵匙中有一项能力是潜行。

牧龙师身板脆,技能少,战斗的时候更是属于边缘观战的泉水指挥官,既然要做这样的设定,那不就应该给几个道士隐身啊,本体虚化啊,龙人合一的能力吗,这样才可以把牧龙师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魅影之衣虽然是一件非常强大的隐藏气息装备,可多数时候还是靠祝明朗自身的“人畜无害”“毫无杀伤力”来藏匿的,这件早期的衣装已经有些跟不上现在的境况了,除非让祝天官给自己改造改造,刻上几个潜息铭纹。

依旧是借助天煞龙进入到了这庭院中,祝明朗也不是奔着找什么宝物去的,而是在找一窝小猫。

果然,在庭院后头的流水小山处,祝明朗找到了橘猫的孩子们,它们大多数都还是幼崽,连自己行动的能力都没有,一阵强烈的风刮来都会夺走它们的生命,更不用说是即将到来的狂暴厮杀。

这隐蔽庭院暂时没有被发现,祝明朗将小猫们打包好,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透过这流水别致小山的空隙,一眼望见那桃木屋中有一人,不安的在里面走来走去,从身形上来判断,倒与大肚便便的安王有几分相似!

“原来安王躲在这。”祝明朗笑了笑,没有想到这只小猫身上还真有特别的命理线索。

看了一眼天色,安王应该会在不久后直接攻破这里的祝门将士们给处决,想必安王此刻除却焦躁与恐惧之外,还有满心的疑惑不解,祝门凭什么敢杀到自己府上来,而且凭什么自己的人如此不堪一击。

“为何还不现身,为何还不现身!本王都要被那些祝门走狗给拖出去砍了,柏上人不是神通广大吗,我安王府都已经这样了,他怎么还在袖手旁观,我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这样的忠诚信徒被祝门这些乱贼给杀死吗!!”安王气急败坏,已经忍不住在庭院中咆哮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了,这个庭院隐蔽归隐蔽,迟早会被祝门的将士们发现。

他安王府的人,根本抵挡不住祝门的杀手们,没有他人相助,安王必死无疑。

“这个庭院比较隐蔽,应该是安王会见一些重要而神秘的客人的,平常没有人,也没有守卫,所以橘猫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一个小安全小窝,在这里产子。”祝明朗开始分析道。

像猫这种小生命,反而是不容易去感知和察觉的。

所有修行者的感知,要么感知不到比自己强很多的,要么感知不到比自己弱很多的。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三章

而在走路的这段时间里,周言也是不敢闲着,赶紧掏出了笔记,又瞅了起来。

【仰望深渊:你也是绝了】

“emmm,这个‘绝了’,是在说吴老二么?想想也是,酒后能放纵到如此程度的人,竟然到现在还活着,身上也没缺胳膊少腿的,真的算是命大了。”

【硫木:所以你竟然还想干点别的?】

“……”周言微微有些尴尬,他选择不接这个留言的话茬。

【仰望深渊:你们俩证言的时间轴对不上哦。一个是人走过了闹钟响,一个是响了之后人才过。疑点不小。另外老大可以调闹钟时间,正好老二醉了,以为是7点响的】

周言犹豫了一下:“从证词上来看,这俩人看到‘小丽’的时间点,的确是差了一秒钟左右,但是对于两个酒鬼来说,这个时间轴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不过,这个闹钟,的确是有动手脚的可能。

因为王老大完全可以先用几天的时间,给吴老二建立一个‘我闹钟就是每天7点响’这个概念。

而今早,当闹铃响起来的时候,吴老二就会下意识的觉得,当时的时间就是7点。”

周言看着这个留言,嘿嘿的笑了笑:“兄弟,不错嘛~这个小细节得赶紧记下来。”

旁边的小陈看着周言,瞅着空无一字的笔记,嘿嘿傻乐的样子,浑身不舒服的哆嗦了一下。

【黎雨薇歌:从身材来看,那个什么老大有可能做到砍掉人的脑袋,这个吴老二基本做不到了。但如果有机关或者设备,那当我没说。话说,电梯天窗上面真的没人去查查看吗?】

“身材么?”周言想了想:“的确啊,那个吴老二,一看就是面黄肌瘦的样子。

如果他想要一斧子砍掉人的脑袋的话,真的是有点费劲了。

成年人的颈椎直径平均有13厘米左右,抛去肌肉脂肪之类的,就算是一个脖子细一些的女人,也得10厘米以上。

这么粗的骨骼,没有点力气,是真的没办法直接砍断的。

而吴老二这种人,想要爆发出如此大的力量,真的有点难。

至于电梯的天窗……”

周言愣了一下,对啊,天窗自己怎么给忘了,哎,这脑子,嗡嗡的,那酒吧的咖啡豆是过期的吧。

想着,周言就转头:“小陈兄弟,不知道,电梯的天窗上面,有没有检查过?”

小陈摇了摇头:“没有。”

“啊?”周言一愣,寻思着,自己没想起来也就罢了,这么重要的地方,取证组的人竟然也忘了?不应该啊。

“是这样的,那个电梯的天窗,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什么猫腻的。”小陈解释道:“事实上,一般人都没有办法触碰到天窗。”

“为什么啊?”周言问道。

“因为那电梯的天花板,是后按上去的,如果想要接触到天窗,就必须把天花板整个卸下来。

我们检查了天花板的安装接口,很是结实,如果没有专业的工具,根本不可能

文学

拆卸,就算是有专业工具,没有一个小时,也拆不下来。”

“嗯……”周言点了点头:“所以说,这个天窗,是不存在做手脚的可能了吧。”

“是的。”

“好吧~”说完,周言又继续看向了留言。

【98542426:这么说是老大杀人】

周言:“???”

【黎雨薇歌:他的朋友吴老二嫌疑upup】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